嘎姆遊刊是嘎姆擂台(gamelet.com)提供給玩家們發表論文、分享心得的園地。歡迎玩家們自由投稿,在嗄姆的歷史上留下自己的足跡。

2016年6月10日 星期五

《綁架阿曼達之三》峽谷中的死鬥


『在我完成任務之前,誰擋我,誰就會先倒下。』
取自《錦衣衛》

任務說明:按照傭兵團的指示,帶領伊蒂絲穿越陰暗的維克多峽谷。但這個峽谷中散佈著天影的勢力,加上附近的幫派活躍,要安全護送伊蒂絲通過並不是件簡單的事。


維克多峽谷,誠如各位所見,被兩個勢力占據,西方高處是天影的據點,而東方的山丘則是斧頭幫的地頭。

既然要穿過峽谷,勢必得讓這兩個勢力無法干涉到我的行動,比如說……殲滅他們。

況且帝國的皇家騎士團差不多也該收到風聲,組織人馬追上來,要把阿曼達博士帶回去了。

總而言之,待會在峽谷內所發生的,就是一場沒有和談可能的戰爭。

殺。


「你走前面好嗎?」伊蒂絲似乎不滿我一直推著她走,沒辦法,要是待會她又站著發愣,我找誰哭訴去。

「呼呀!有天影!」她忽然大叫,這一叫不打緊,卻吸引了她看到的那隻天影注意,我趕緊催促她躲在柱子後頭。

「好。我先躲起來……。」她慢吞吞的跑進去。

笨女人!我在心裡暗罵一聲。衝上去和天影搏鬥,手中的小刀也一如往常的開始吸血。

幾分鐘過去了,原本精神奕奕神采飛揚的天影武士,也被第三勢力的吸血吸成人乾。

壓榨完最後一絲生命力,我將匕首拔出他體內,刀身上的腥紅鮮血璀燦奪目,妖豔的顏色令人毛骨悚然。

「安全了嗎?」她把頭探出來看了一下。「要不要先去前面探一下路?我在這裡等你……可以往前走的時候,就過來向我揮揮手吧!」

「躲好。」我叮嚀了一聲,隨後就走進峽谷內部。


「怎麼回事啊?天影的巡邏兵只有一位嗎?」路上看不見任何人,有的只是山壁和岩石。

「砰!」腳邊的地板炸裂開,我立刻判斷出是敵人,而且拿著狙擊槍。

我趕緊躲到岩石後面,這些岩石在此時給了我最好的掩護,愛死你了,岩石。

那位狙擊手看一槍沒中,竟然毫無戒心的從高處走下來搜尋敵人。天啊!這位狙擊手是智障嗎?捨棄制高點,跑下來跟敵人玩單挑?

一瞧,我後方有座小山路。趕緊偷偷的跑上去,這下情勢逆轉了,狙擊手,用你的生命,替你的無知贖罪吧。

狙擊手傻傻的跑到我先前躲藏的岩石後面,卻找不著人,正摸不著頭緒,就啪的一聲,倒下了。

能讓他倒下的,當然只有跑到高處射擊的我,看來我的槍法還是蠻準的,準心會亂飄的步槍也能讓我使用的出神入化。

沒給步槍換子彈,直接拋下步槍,撿起了狙擊槍,畢竟身上子彈不多,能多保留一點是一點。

用狙擊槍,清掉了在岩石後方站崗的兩位天影,意外發現了一個山洞,可以稍作休息。

我回去跟伊蒂絲揮了揮手,跟她約好到這山洞裡面會合。

「到前面山洞會合嗎?好的!」她點點頭,接著就往山洞移動。不過速度實在有些令人看不下去,只好多催促她幾句。

「我用跑的!」她回答這句,我無語……

我還有點事要忙,因為路上的天影不清空,對後半段的路程多少會有些影響。

我巧妙的運用狙擊槍,以及岩石的掩護,將幾位天影武士消滅。

其中比較棘手的是主事的真影,光是血量就比旁邊的初影多出一截,幸虧他傻著,用刀跟我對刺,我從來沒聽說過會吸血的傭兵跟人對刺輸過。

所以,我贏了,贏的很漂亮。所以,他死了,死的很淒慘。

占走了天影的山頭,我看到另外一股盤據峽谷的勢力--斧頭幫。

我暗自竊笑,你們幫派有幾個看門的是不要緊,但是也不能讓他們在會被射擊的位置站崗吧。

好便宜,不占嗎?

我用狙擊槍狙殺了兩個看住山口的斧頭幫嘍囉,兵不厭詐,這是戰爭。


看到沒有可以偷狙的敵人,我失望的前往會合地點。

「呼--謝謝你剛才那麼拼命保護我。」伊蒂絲看見我來會合了,趕緊向我道謝,是剛才被巡邏的天影發現的事。

「你沒事吧?」她瞧了瞧我,畢竟剛剛一刀換一刀的搏鬥的確有點驚險。

「呼呀!你的傷口……不治療怎麼行?」她仔細端詳,發現我身上的傷口多半都還流著血,趕緊替我止血包紮。

笨女人……你到底有沒有搞懂我們之間的身分關係啊,我是綁架犯你是被我綁架的肉票,稍微有點自覺好不好啊。

「可惜我的珍珠粉沒帶出來……。」其實我不是很明白珍珠粉的功用,不過看她有點失望的樣子,應該是很需要的東西吧?


傷口止血完了,人也休息夠了。

「馬上又要走了嗎?右邊的出口是吧……。」她有點無奈的聳聳肩,往右邊的山洞出口移動。


「足跡到這裡……難道阿達曼博士是被天影給綁走的?」一組,四人偏制的皇家小隊出現在峽谷入口,他們是追著阿曼達博士的足跡一直走,沒想到竟然會走到天影的地盤來。

「不管了,找到阿曼達博士要緊。」

皇家小隊隨即開始地毯式的搜尋,就算把整座峽谷翻遍轟平了,也一定要把博士帶回去。


「快走!慢吞吞的就走不了了!」伊蒂絲突然緊張的抓著我。「帝國的人已經追到這裡了!我跟在你後面。」

「啊?喔。」雖然聽不太明白,不過好像是帝國派人來了?所以要趕快走?她不是帝國的人嗎,怎麼還叫我把她帶走……。

但是我卻突然靈機一動,死賴在山洞裡不走。

「你不是要綁架我嗎?快點走啊!」她憤怒的拉著我的衣服。

「我要利用那些皇家騎士,讓他們去跟斧頭幫對峙。」我冷冷地說。

「怎麼可以……。」雖然她這麼說,但是她也沒有阻止我,只是眼眶泛紅的瞪著我。

別怪我啊……拜託了。


怎麼沒有發現天影呢?皇家騎士覺得非常奇怪,畢竟戰了這麼久,多多少少對敵人也有些了解,那群人是絕對不會就這麼輕易的離開據點。

莫非天影內部出了什麼大事?還是其他勢力已經強大到可以抗衡天影了?

搜尋完天影的據點,沒找著人,只好繼續往內部搜尋。


山洞裡,我已經找好位置躲了,我敢保證帝國那群人絕對發現不到我,可是那位博士……左右來回繞圈子已經十幾圈了,再繞下去,被發現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依蒂絲!」走在最前頭的騎士發現了山洞裡走來走去的人影,赫然就是要找的對象。

「……博士.……。」似乎查覺到直呼其名有些踰矩,趕緊在後面加了博士兩字,代表尊稱。

「大家都好擔心你。」

「我沒事,你們大家先回去吧……。」伊蒂絲似乎不想讓帝國的人為了她犧牲,祈求那四位騎士先回城。

「一定是綁你的人逼你這樣說的吧!我一定會把他揪出來處刑!」領頭那個最衝的騎士吼了出來,也沒顧忌對方是學術界的權威。

「不不……是長頸鹿……」

「我一定會把他揪出來處死的!你在這兒等著!」伊蒂絲解釋到一半,就被騎士打了個岔,騎士也不聽伊蒂絲繼續說下去,直接往斧頭幫的方向走去。


震耳的槍聲響起。

淒厲的嘶吼聲響起。

絕望的哀號聲平息。

槍聲停。


伊蒂絲已經是淚流滿面了,不知道為了她,帝國究竟付出了幾條年輕的生命。而她卻只想著研究長頸鹿活化石。

「不想讓他們的犧牲白費,就繼續走吧。」

這是破綻百出的謊話,她是帝國的研究員,如果真的被綁架了,根本可以在帝國騎士發現她時,跟他們一走了之。

那為什麼……她不走,也不揭穿這拙劣的謊言呢。

為了任務欺騙了她……傭兵完成任務是應該的吧,那為什麼對她說謊會讓我有不舒服的感覺呢……心裡……很悶。

她擦了擦眼淚,雙眼泛紅的盯著我。

我轉過頭將她的身影移出視線範圍內,往外走。

外面只剩下東北方的山丘上,還有個離比較遠的斧頭幫嘍囉在那站崗。我三下五除二,俐落的殺死他。

拉著伊蒂絲的手,將她帶往傭兵團指定的地點-維克多峽谷深處,死亡谷。

護送,成功。


下一集
※ 遊刊文章內容不代表嘎姆擂台官方立場 分享:

0 意見:

張貼留言

好文就是要分享

贊助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