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姆遊刊是嘎姆擂台(gamelet.com)提供給玩家們發表論文、分享心得的園地。歡迎玩家們自由投稿,在嗄姆的歷史上留下自己的足跡。

2020年8月5日 星期三

衝出大氣層–誼盼

宇宙太初,原子於真空中熱烈激盪,時間以億年為單位將霹靂之溫逐漸冷卻,然原子碰撞之中,意外於空間某處聚集成氣體,而氣體如有意識般,吸收了範圍更為廣闊的素材,在時間的推移下逐漸聚攏。

最終,在氣體壓縮至極致的瞬間,暗橘色的圓球便誕生了,爾後再經過數百萬年,數十隻的腳從球底竄出,同時眼睛及嘴巴也逐漸成形。

後世稱他為「氣宗」。

taco星人們的唯一初代。

氣宗極其強大,能夠塑造氣體形狀、操縱氣體飄散範圍,並將氣體分解轉為己用從而得知有關該氣體先前所存在之空間的任何訊息。

更甚者可以合成宇宙空間未存在之元素,只是以氣體形式存在。

可在現今看來誕生之初如此強勁的能力,在當時也可能僅是正常發揮。

上古時代期間其物種競爭極為嚴苛,終極黑洞相互吞噬、億萬級的恆行星高溫,高能量的輻射,仍在太初之後存在著。

物種早在此時開始發展,可氣宗這時仍在聚攏氣體醞釀自身。

當甦醒過來之時,妖魔鬼怪早已在宇宙空間上橫行。

因此氣宗在有了意識之後便開始了生存的宇宙本能。

當大敗對方之時,操縱氣體將之包圍,強制分解敵人之屍,從而獲取精華提煉自身。

這是氣宗的另外一能力,能夠操縱氣體分解固體及液體,甚至是電漿,只不過自身得先消耗大量的能量才可奪物。

因此,每場戰爭皆似一場賭博,所謂的生存較勁。

而在數百萬年的征戰中,氣宗活了下來,並成為宇宙之中少有的太初生物。

當環境穩定於全宇宙的物種皆可存活之下,氣宗不再以生存為主獵殺獵物,而是想以至高無上的力量統治所能及物之範圍。

氣宗非英明,僅以自身力量壓制眾多恆星系,定期繳納大量的氣體能量,倘若該恆星系不從,則操縱恆星氣團滅了整個恆星系。

當然,此招弊大於利,操縱恆星氣團的能量遠大於不從的恆星系能量,實非長久之計,無法維持能量平衡的氣宗於是轉為另外一項策略。

那就是自行合成taco星人,並且將他們分別派遣至統御的各恆星系進行管理。

合成出的taco星人擁有的能力基本上與氣宗相同,雖力量遠不及氣宗,但管理未演化完全的物種實是綽綽有餘,還可以藉由定量的氣體能量供品提升自身,逐漸壯大taco一族在宇宙中的威望,而taco之主-氣宗也能專注擴大勢力範圍。


嘟嘟從睡眠中醒了過來,身為一名taco星人,剛剛的夢是taco星人們的歷史,不知原因為何,該歷史刻印於taco星人基因裡,因此現今的每隻taco星人們都知道最古老的上古歷史-氣宗及自身的誕生,但是在氣宗擴大勢力範圍後,每隻taco星人就像斷了訊般,對後續的事情沒有任何概念及記憶。

時光推移至現代,氣宗如同記憶刻印的末端般完全消失,不再有任何音訊,而現今僅存的taco星人們居住在一顆名為taco的行星上,將自身派遣至宇宙各空間,蒐集氣體樣本,研究宇宙中新產生及即將消失的種種氣體,並藉由解析氣體所得的成就感自我昇華,僅此,便無比滿足。

記憶刻印所闡述的暴戾性格、四處征戰而得的taco盛世,貌似在記憶刻印之後的缺失部份有著極巨大的事件發生而轉變。

不過轉變為何,taco星人們沒人在乎。

現今的數百隻taco星人們,是群與世無爭的生物,是群粗神經和藹的善類,他們生氣就生氣,開心就開心,絕不拐彎抹角。

僅以研究氣體驅使內心行動,一生所求只為追求氣體真理。

說是一生,但除了外傷緣故,目前所有taco星人沒有因為壽命而死亡的。如長生不老般,taco星人們的壽命久遠到自己什麼時候誕生的都不知道,誕生之初的記憶早已模糊不清,甚至沒有記憶。也沒有任何一個taco星人會繁殖,或者說是誕生。數百隻的taco星人,除了幾隻在外派研究時於太空中被高速隕石擊殺,不然自始自終皆是同樣的數量。

就這樣,一心一意的追求氣體真理直至今日。


嘟嘟搭上飛碟,正在單獨前往一代號名為U+2295的行星。

他與其他taco星人沒什麼差異,應該說,taco星人們都是同樣的思考慣性。

可是他心中一直以來都有些莫名的感覺。

感覺到底是來自哪裡,嘟嘟無法說出個所以然,任由思緒衝盪,掩埋思考。

才剛這樣想時,他便看到了蔚藍色的目的地。

「液態水嗎?不錯不錯。」

據報taco星的全星空分析儀近來發現U+2295行星貌似有一些未知名氣體的反應,於是乎taco委員會便委派了探索家嘟嘟前去調查。擁有液態水的行星非常稀少,嘟嘟決定不先降落,環繞著此行星蒐集必要基本資訊。

「嗯,78%氮氣、21%氧氣、0.9%氬氣跟剩下的常見氣體。」

熟練的操作飛碟,嘟嘟快速綜覽數據整理,卻沒有發現到先前分析儀所述的未知名氣體反應。

「能這麼簡單找到我們就不叫taco星人拉。」

謎團燃起欲望,自言自語大吼著我跟定你了。

有水,有大陸。綠色的植包覆著行星。

嘟嘟觀察著。數據整理從氣層逐漸深入海洋。

「哇哇,有著這麼多的生物嗎。」

理所當然,如此豐富資源的行星,倘若沒有生物的留存才顯得奇怪。

在分析海洋的同時,嘟嘟也把注意力轉向綜覽,此行星的溫度極其適中,輻射量也恰到好處,相比taco星得定期讓數十隻taco星人分泌環境相性氣體才能維持自己族人的存活,如今如此完美的行星竟然就在眼前。

與世無爭的taco星人嗎?嘟嘟縱使沒有發覺,可潛意識貌似有了轉變。

分析進度來到了陸地。

數百年的研究下來,taco星人們的探索家偶爾也會遇到擁有生物體系的星球,雖然有著可以存活的環境,但每次的合理環境生存數值總會東缺西缺,導致物種演化並未發展完全。

而海洋的生物發達程度總是遠超陸地。

不過認知馬上就被顛覆,畢竟人為建築的影像現正火速刺穿嘟嘟的思緒。

「不好。」

陸地上的人工建築,就是象徵著陸地物種的科技遠比海洋發達。

「太糟了。」

發達到或許連航天領域也行。

「我被發現了?」

沒有預料到如此高科技的演化程度,嘟嘟立刻全功率啟動掃描儀,他得確定自己沒人發現,除了自然光的輻射外,任何電磁波皆不放過,目的是為了找到鎖定自己的儀器證明,最壞的情況則是未知的直接攻擊。

手忙腳亂數分鐘過後,嘟嘟這才想起自身的幽浮有使用taco隱蔽之氣,該氣體能在遠距籬下對觀察者蔽蹤,除非是taco星人,否則科技水平再高也無法發覺。

其實從頭到尾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倒是太空船的能源早已下降許多,taco星人們的設備雖然是超高科技,但所需的能量花費是很龐大的,遑論全功率。

「可惡,得先回去taco星上補給能源拉,我自己分泌的根本不夠。」

將探測儀功率降低,同時咒罵自己的愚蠢,接收完美星球極高科技物種存在的衝擊實是過於龐大導致自己一時誤判。

身為探索家的榮譽真是顏面掃地。

不過剛剛螢幕所示的建築影像,旁邊竟開始顯現出陸地上的物種。

榮譽掃地之前,好奇心隨之升起。

「他不像我們只有數百隻嗎,難道數量已經多到隨處可見?」

拉進了視角,擁有比taco星人小的頭部,令人驚異的是頭下並非腳,而是連接著...身體再連接著...四肢?他們的腳這麼大的嗎?

嘟嘟專注於觀察行星上的物種的外貌,頭上的毛髮,巨大的四肢,與自己相比截然是不同的存在。

來回切換著觀察儀角度,他發現只要環境數值較好的區域一定就有人煙,印證了之前自己的數量龐大想法。

最後嘟嘟甚至從大氣層偷偷掠奪些許氣體供自己解析。

「人...類嗎?」

氣體的資料告知他人類的基本訊息,以及隻字片語的在地語言。不過也僅止於此,如此含量的氣體也只能告訴他這樣,他需要更多。

正當嘟嘟準備開啟幽浮的氣體吸收功能再行蒐集分析一事之時,他發現眼睛已然模糊。

是被水完全覆蓋住所導致的。

他哭了。

taco星人只有在悲傷的時候才會讓眼睛覆滿水面,以此抒發情緒,通常都是族人被外力所傷致死所做的弔念,而且越傷心眼淚將越多,絕對騙不了人,這不是taco星人自己可以控制的。

而嘟嘟的淚如同瀑布般傾瀉而出。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只有在悲傷才會有的反應,為何觀察這些人類會有這些情緒?自己的狀態明明完全如一般情況啊,是隻差點顏面掃地,爾後又專注的taco星人。

嘟嘟在水灘中疑惑自身的反應,他無法控制眼淚的大量竄出,我吸收了什麼氣體嗎?不,如果吸收我一定知道,我可是taco星人。

他想藉由理解自己情緒的方法觀察自身,如此弔詭的情況是第一次,他該好好觀察。

細心檢驗身心靈下來後仍毫無所獲,可眼淚仍在大量分泌著。

我在哭,我卻沒有哭。

已經開始影響到身體的機能,分泌氣體是件極耗能量的事,天知道淚會何時止住,嘟嘟不得已只好開始分泌止淚氣體遏止情況加劇,他想到從前使用止淚氣體都是在道別因傷而逝去的朋友們,現在我卻是在道別啥咧。

平復身體後,嘟嘟數來隻的腳操縱起了幽浮的導航鍵。

「先回去號召族人吧,高科技行星的探索可不是一隻taco星人應付的了的。」

一切數值準備就緒後,嘟嘟的腳游移至啟動飛行的按鍵。

探測儀亮起紅光、警示聲響起。

偵測到電磁波瞄準。

偵測到物體向自身高速邁進。

「什麼?」

尚未反應過來,幽浮轟然響起,那是發射物直擊幽浮的聲音。

接著太空船穿出了幾個孔洞,同時亦有氣體進來。

真空之下幽浮內的氣體非但沒有外洩,反而氣體進駐其內?

「等等!」

分析的反射細胞闡述著氫氣,撞擊聲音再次響起,第二波的攻擊在幾近反射神經速度下再次來臨,火光乍現。

「不,不要。」

地球大氣層之上,一架幽浮從天隕落,奇妙的是墜落期間,其所製造的火光及爆炸聲沒有引起任何一個人類向上觀望,更準確的說,沒有一個人發現地球正在被一隻來自外星的訪客造訪。


「老大好!」

「禮數就免了吧。」

連身黑袍,外表滄桑的一位老人對著底下戴著朱紅色墨鏡及領帶的西裝人們沈靜的敘述。眾人一片寂靜,似乎是在等待他們口中所謂老大的發言。

「世界嘉年華就要開始了,不用我說,這種事情應該都跟你們無關拉。」

一派輕鬆的清清喉嚨,老大又繼續說道。

「首相也只是我們聯邦的魁儡,幾天後由z國舉辦的世界嘉年華說到底只是表世界的慶祝,反正基本上整個世界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下,對吧?」

無人答應,大家都知道這道問句僅是開頭。

「不過是時候跟各位告知,事實卻不是這樣的呢,下聯邦成立之後我自己蒐集了多年情報,有個謎樣組織正在暗中醞釀。我曾獨自滲透觀察他們的目的,卻在途中發現他們的實力令人震驚。」

老大在此頓了片刻。

「與諸位實力一比一。」

縱使會場寂靜,氣氛卻不然,所謂聯邦特務們的好鬥之心就這樣輕易地被挑撥起來。

「別急別急。小狗都知道你們的情緒流露,身為聯邦特務應該是得冷面無情,你們實在得多磨練。」

世界上竟有人的實力可以與立於頂點的我們相提並論?老大在這時搬出鐵面理論,實在是壓制不住我們的情緒呀。

「剛剛就如此沸騰,那這個呢?」

老大咧嘴一笑。

「他們說他們才是真正的特務。」

「狗屁一堆!」

突破忍耐、劃破寂靜的嘶吼,縱使之後沒人補上聲音,各特務的怒氣早已爆發。

羞辱特務等同於踐踏聯邦。

加入下聯邦的聯邦特務之前,必先全心全意證明心之所向,向最高權力,也就是大家俗稱的「老大」展現絕對忠誠,爾後在經歷數年地獄修行及生死任務的指導而成聯邦特務。

特務即為靈魂,是特務們的唯一。

多少次的生死稻草,至高無上的救命靈魂被如此踐踏,論誰能夠坐的住?

「別急別急,所以你們現在有機會殲滅他們。」

「在幾天之前我藉由某些高官向他們提出鉅額的請求,在r國邊疆有數位人質被捆綁著急需救援,而該人質的守衛集團擁有強大的實力且可能還有真正的聯邦特務,我要求他們得完全殲滅集團且不漏聲色的救出人質,因此估計他們可能會全員派出吧。」

「而上面的說法是給他們聽的,現在宣布的才是正經事。」

「為一絕後患,剛剛所說的守衛集團,全部都是由你們擔任,就連人質也是。」

「所以呢,大戰要開始拉。諸位聯邦特務們,這可是大幅提升實力的時候呢,所以記得加把勁呦。」

「是!」

「阿爾法、貝塔、伽瑪。」

「是!」

「你們三個人擔任人質,我記得之前任務有救出一個不知道自己是誰的女孩吧?他是不是被我們安置著?把她也當人質吧,她很安靜,應該是不會出啥亂子的,還可以降低敵人的警惕。」

「注意點阿,我估計來救援的應該有兩位假特務,他們倆的實力應該是最高強的,你們三個得看準時機趁他們不注意時幹掉他們,不容意外發生,其他人也是。」

「是!」

眾人齊應一聲,老大這一大手筆難道對方不會起疑嗎?

不,老大心裡自有把握,聯邦特務的服從不過問守則絕不容違背。

疑惑出現在某些人的心中,卻又倏地消失。

計畫拍板定案,待老大準備再行細節敘話時,會場門邊一道聲音響起。

「稟報老大,我們抓到了一隻外星生物!」


「taco星人。」

黑袍之人瞥了一眼通報特務手中的外星生物逕自下了定論,眾特務注視著受傷的嘟嘟,無不感到新奇。

「我們也發現了飛行器,裡面只有一人座位,估計沒有同夥。」

「把飛行器運到任務地點吧,剛好你們部屬時可以研究一下,可以的話直接修好,估計以後會成為我們的玩具。」

「是!」

「其他人退下並清空這棟建築物,誰被我發現偷窺直接死路一條,你們是知道我的感應能力的,我要來親自會會這隻生物。」

連答話的時間都算不上,數秒之內會場僅剩黑袍之人與嘟嘟自己。

十分鐘過後,一人一生物皆不發一語。

於敵方大本營的嘟嘟不敢發問也無法發問,墜落的重傷雖然改善許多,但仍舊專注於製造治療氣體好讓自己完全恢復。

而剛剛被稱為「老大」的黑袍之人的視線自始自終鎖定著自己,嘟嘟無法從視線裡得知任何情緒。

「好久不見。」黑袍之人率先開口。

長達數分鐘的沉默恰好合嘟嘟之意,他的傷勢如今完全恢復。

「你怎麼會說我們的語言?」嘟嘟疑惑道,數萬光年之外竟有其他生物會說自己的語言,寒意竄起。

「什麼都不記得?厲害。」

「本來我已差不多就緒,準備踏上尋找你們的征途,沒想到你們竟自投羅網。如何,我發射的氫箭及隱蔽之氣管用吧?」

嘟嘟怔了一下,當下還有什麼比口供更為清楚的證據?

「所以是你擊毀我的太空船?」

「為何這麼做,我完全不認識你,你要不要臉?」

怒意竄起,已知對方明顯的帶有敵意,問話之時,嘟嘟趁機開始暗自進行蒐集氣體環境資訊並分解以準備因應黑袍之人下一步手段。

「笑話,不認識我這句話你還真說得出來。」黑袍之人嘴角大肆上揚。

一個被傳說中尊稱氣體之神的taco星人,此時發現自己竟能力盡失,對於氣體不再有任何掌握。

震驚隨之而來,百年來的能力,一段對話後便杳無蹤跡。對方究竟是誰?

「你也會...操縱氣體嗎?」嘟嘟顫抖著,他深知只有在另外一位能力懸殊的taco星人面前才會有這種情況,可如今面前的怎麼看都不是taco星人,而是一個會操縱氣體的黑袍之人,甚至還會說taco語言。

「哈哈!你當老子是什麼平凡星人拉?」

黑袍人嘲笑道,周遭開始蔓延起黑色的煙霧。

「我等了好久。」

「近千年你們對我的羞辱我永遠記得。」

雙手抬高,黑霧隨之升起,嘟嘟目視著這一切,身為一名taco星人在有意識之後的武力對峙情況下皆是以氣體來進行較量打鬥,可如今操縱氣體的能力竟完全消失,對於眼前即將襲來的危機絲毫沒有對策,如同一隻待宰的羔羊,在威壓面前連逃避都無法。

「不...不要。」恐懼摧毀嘟嘟的最後一道防線,室內已然暗下,沒有一絲光芒。

「不過我倒是聽說你們為了自己把自身的記憶給封印了。」

嘟嘟之外黑霧瀰漫。

「這可不行吧?自己所造的罪應該自己承受吧?」

黑袍人以嘲諷的語氣向嘟嘟笑著。

「難得回到這個狀態,就幫幫你把記憶回復吧,不然你現在的實力實在是爛得令人可憎呀。」

「不用害怕拉,忍個一下你就會覺醒了。」

語畢,嘟嘟連思緒都尚未轉過來之時,恐懼、疑惑、憤怒以及周遭的黑霧便直接撲向嘟嘟。

數百年前全體taco星人皆消失無蹤的記憶,如今在嘟嘟碩大的腦中,如噴泉般的湧了出來。


「我等乃taco星人始祖-氣宗麾下之宇宙艦隊,報上你們種族名號,此刻起你們擁有的一切將交由我們管轄,不容任何反抗。」

「歡迎歡迎,我們是力可一族,外星訪客不是經常會造訪我們的,有什麼需要隨時跟我們說一聲,我們會盡量招待你們的。」

「少給我廢話,看來你們還搞不清楚狀況。」

剛剛說話的那名力可一族族人頓時被橘氣所包圍,身體才剛接觸到,其他觀望的力可族人便聽到一陣哭號響起。

直至身體乾枯之前,來自深淵痛苦的吼叫自始自終沒有停止。

聲音較高頻的族人尖叫著,他們懷裡的小族人哭喊著,而身材看起來較壯碩的護在前者們面前。

數分鐘過後,再也沒有來自力可一族的呼救,地上盡是乾枯屍體,唯一存活的便是有先見之明,一開始逃竄的那些力可一族。

「讓那些逃跑的力可人自主宣傳我們的到來。」

發號施令的taco星人平淡的對其空曠的大地闡述。

「我是負責此恆星系的艦隊隊長,代號嘟嘟,你們全都給我記起來啊。」


此恆星系有七顆行星,只有力可一族所處的由內及外第四顆行星擁有生命及液態水,其他地方並沒有任何生物的蹤跡。

力可人與taco星人外觀極為不同,他們擁有與taco星人差不多大的頭部,頭部下方連著一主軀幹,軀幹上方兩側延伸出臂膀,下方則是一雙和軀幹差不多長的步足,此外他們還有雄與雌的性別差異。

縱使是陸地上的生物,可力可一族的科技極為落後,其程度僅到種植作物,蓋石屋的等級,武裝程度甚至只能勉強抵禦群聚野外生物的襲擊。

幾個月下來,力可一族總是無法生產出要求的供品數量,畢竟在此之前他們僅能自給自足。

每當供品繳交截止日期再臨,嘟嘟總會震怒並下令拿力可人的生命來補充缺失的部分。

而力可人從來沒有人嘗試反抗過。

沒有供品,便吸乾人,人若喪失,產能便下降,如此惡性循環,嘟嘟渾然不知、單方面愈感憤怒,遠在數千萬光年外的氣宗發來的質疑能力警訊使得嘟嘟壓力日益增大。

在一次的上供中,力可人甚至無法準備任何供品。

「大人啊,饒了我們吧,我們的物資已經連吃飯都無法了啊!」

一名身體孱弱的力可人跪在面無血色的嘟嘟面前。

「這裡不就有一個了嗎?」

嘟嘟語畢,橘氣開始環繞跪倒在地上哭求的他。

「只要你給我們一點物資,待我們吃飽喝足後一定可以加倍回報給你們的!」

力可人哭喊著乞求最後一絲的希望,周遭靜默。

「不用了。」

正當橘氣接觸之時,一道聲音響起。

「住手!」

向聲音來源探去,一名小孩大吼。

「別動我老爸,他很瘦,我比較胖,你們拿我來進補好了。」

「強尼,不是叫你別出來的嗎?趕快回去,我來應付這狀況。」

「老爸你所謂的應付是自我犧牲嗎?瞎扯蛋,只是一個會操控氣體的外星人就嚇得大家屁滾尿流的,諒他們也沒多大本事拉。」

眾力可人驚呼一聲。便準備開始乞求眼前taco星人們的原諒,誰知道腳才剛跪下去,嘟嘟便平靜的語道。

「有意思。」

腳底開始噴射,使自己懸浮於空中,嘟嘟緩緩飄向強尼面前,以極近的距離與之四目相對。

「你的意思是說我很無能囉?」嘟嘟睜大眼睛看著強尼,強尼的眼神沒有任何畏懼。

「沒錯,不知道情感的你們,只知道暴力統治,你能壓制我們的肉體,卻無法馴服我們的心靈。」

「笑話,看看你周遭的同伴們跪著的蠢樣,他們怕我怕到了極致。」

嘟嘟認為自己的話無懈可擊,誰知強尼補了一句。

「只是畏懼你那愚蠢的能力,沒有了武力,你啥都不是。」

橘氣頓時包覆強尼。

強尼微笑一聲,嘟嘟這才想起殺戮這個動作正中強尼下懷,在手下及低等的力可人面前出盡洋相可不是好主意,便立刻撤銷橘氣的攻擊。

「盡說些無意義的話,我就給你機會說說看你想怎麼拯救你的力可族人。」

嘟嘟遠離強尼,飄向半空。

「很簡單啊,給我們食物跟你們的激素氣體。」

「什麼?」嘟嘟大吼一聲,自身又飄向並拉近與強尼的距離。

「沒獻上供品就算了,你還要我們授予你食物跟我們的萬能氣體?」

「先讓我們吃飽有活力,再讓我們吸收你們的激素氣體提高工作效率,我保證產能加個數倍拉。」

嘟嘟腦中頓時閃過片刻,從前的taco星人僅將自身氣體用在殺戮及掠奪身上,從沒增益其他生物藉此獲得益處,這個想法從來沒有出現在他們腦中,氣宗亦是如此。

「齁齁,瞧你們的蠢樣,是不是壓根沒想到這招?」

男孩嘲弄道,一名在嘟嘟旁的taco星人再也坐不住,升起自身的橘氣便撲向男孩。

橘氣在到達男孩面前便煙消雲散,攻擊的taco星人頓時轉向嘟嘟怒道。

「長官,您當真相信他們的話?」

嘟嘟沉默片刻,看著男孩上仰的嘴角。

「照他說的做,下次上供日期若沒達到我的要求。」

嘟嘟環視著注視自己的力可一族們。

「我就親自滅了他們。」

沒有人預料到,一個殖民者與被殖民者的故事,現在才真正開始有了交集。


截止日當天,琳瑯滿目、不可勝數的食物盡擺在taco艦隊眼前,taco星人們見著雖無表示,可心中的口水卻早已流遍滿地。

「這份量...已經超越要獻給氣宗的數量了。」一名taco部屬眼睛咽著氣,直盯著滿盤食物自言自語道,而嘟嘟早已知道屬下的用意。

「除了氣宗的量,其他你們愛拿多少便拿多少。」

「謝長官。」taco星人齊呼。

數秒鐘之內橘氣蔓延食物,而嘟嘟直盯前方沉默不語。

「我說的對吧。」強尼不知何時跑到嘟嘟的身邊。

「少廢話。」

「我看得出來你們並不壞,你們只是繼承那個什麼氣宗對你們的管理方式罷了。」

「不容質疑偉大的氣宗,看在你今天滿足目標的份上,我饒你一次,再羞辱氣宗一次我就殺了你。」

「好好好。」強尼心不在焉地答道。

爾後數個月,力可人次次交上預期的供品數量,氣宗在看到嘟嘟艦隊的情況趨於穩定後的回報後便不過問,繼續回頭處理其他星系的征戰事物。

在嘟嘟每次巡視力可一族生活環境之時,強尼總會自己在嘟嘟身邊七嘴八舌。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嘟嘟起初厭煩,後來逐漸感受到強尼的熱情,默許著他的胡言亂語,後來竟發現強尼懂得異常的多,不像個十幾歲的孩子,甚至還教導嘟嘟一些管理力可人的撇步,引導著嘟嘟思考,他逐漸對視暴力為一切的氣宗統治感到納悶。

「你們知道感情這件事嗎?」

「那是什麼東西。」

「也是,你們沒有親屬,只有任務同伴。」

強尼與懸浮的嘟嘟並肩而行,夜晚之時,偏鄉境地,周遭僅有蟲鳴。

「愛情,就是兩個力可人之間願意託付終身的承諾,不論雌雄。」

「親情,便是力可人在囑咐承諾之後共同製造出愛的結晶,情感的繫結。」

「而友情。」

強尼看著前方逕自說著。

「便是我與你。」

「我可不是力可人。」嘟嘟回道。

「哈哈,你以後會知道這是什麼感覺,友誼是不分種族的。」強尼伸個懶腰,若無其事的說著。

「你們的氣宗。」強尼在沉默片刻之後道出今夜的主題,前面的話語醞釀便是此刻。

「無法讓他知道你的管理方式嗎。」

「我們只是奉命行事。」嘟嘟回應,這幾個月的思索被強尼一語點醒,數次對氣宗的管理方式建言被認為是膽大包天、公然以下犯上的行徑,深知再說下去後果將不堪設想的嘟嘟只好打退堂鼓。

「高壓是奉命,歸屬感也是奉命,你們只是他手中的一著棋吧。」

「什麼是歸屬感?」嘟嘟納悶。

「前幾年苦苦哀求的力可人們,與其說是管理,不如說是守護,如今他們打從心裡獻上供品,以此感謝你們幫他們抵禦野獸,助長糧食的增長。」

強尼繼續說道。

「我知道你自己看得出來,早在你不殺我的當下我便知道,你一直在疑惑氣宗的作為,但身為一名taco星人,卻只要知道服從就好。」

「沒錯,老實說我管理你們的方式已經超出範疇了。」

「何不直接脫離氣宗的掌握?」

強尼公然造反的語氣一針刺向嘟嘟的心,可嘟嘟卻如早已知道此句會出現般的回應道。

「不可能,氣宗可是少有的太初生物,只會種田的你們是無法反抗的。」

「加上你的艦隊呢,數千名的他們是服從你的。」

這是句邀請革命的語句,嘟嘟緊閉雙眼,過去自己不在意手染鮮血,眼睜睜看著其他不服的恆星系被氣宗的氣雲包覆壓縮至奇點產生星爆,屠戮與現今和平共處的環境相比,他的心早已有了答案,可氣宗的壓倒性實力卻將他拉回現實,這是送死。

「或許我真該回到以前。」

「反抗是不可能的。」

強尼微笑一聲,如同最初預測到嘟嘟將使用武力對付自己的言論。

「我就在等你這句話。」強尼停下腳步。

「容我向你介紹。」強尼前方的草皮頓時被切成巨大的正方形,接著方形向下並如機械般的向旁邊移動,而先前方形的位置則是一洞穴,或者說是用金屬所製,深不見底的要塞。

「真正的力可一族。」


「雖然並非上古時代就開始,但力可一族的歷史至少也有幾百萬年了。」

「從最初的陸上生活,到最後因為某些原因轉趨地底,而地上的人們皆是被我們消除記憶的死罪之人,除了我與我老爸。」

「我現在可以直白的跟你們說,我們的科技水準在你們之上,從你們的氣體無法感知到地下科技的存在便能知曉。」

「百年前力可一族甚至製造一枚絕對飛碟,環繞於此行星,任何渺小至極發生在此行星的事都將被它監控並記錄起來,你們在行星附近時,我們便知曉你們的到來。」

強尼走到了正方門口邊,而嘟嘟貌似反應不過來,身體自發跟隨強尼,地上的草皮如電梯般開始向下移動,而強尼繼續說道。

「地下派出了我,本著觀察外星物種的我對你們釋出善意,倘若那時你真殺了我,地下城門一開,在場的taco星人們將被消滅殆盡。」

「不過你卻沒有,那時我就知道你們的本性並非嗜血。」

「矛頭在於最上面。」

「氣宗。」嘟嘟回過神道出二字,強尼沒有理會繼續說道。

「在你們到來後的幾年間我們的星空儀不間斷地研究他,雖無法看清,但宇宙各處的氣團可是一清二楚的慘不忍睹,太初生物不會有太多思索,僅依本能行事,接近億年的經驗可不是你三言兩語便可打動的。」

「雖可放任不管,可遲早都是得面臨到來的侵襲,而你們來了,與其正面直接開戰,不如先試探手下的習性加以同盟,而後續證明我們是對的。」

電梯到達最底層停止,震動數刻後,一名力可人從電梯出口準備接待。

「這一位是迪拉克,我們的星艦總長,戰場上的他被眾人稱為迪拉克之虎。」

強尼轉身面對嘟嘟。

「數年前雖然是在意外情況下認識的,不過這次我得正式自我介紹。」

嘟嘟凝視強尼,當初的不殺判斷,數年的理性思索,強尼的談天說地,他貌似開始體會到友誼是什麼了。

「我的全名叫作強尼戴賽,人稱神拳霸天中將。」


力可科技絕非虛言,各式武器五花八門,機器流水線的食物製造,遠遠大於地上力可人的軍隊數量,地下科技的設施完全顛覆嘟嘟的眼界。

聽聞從前力可人於陸上進行內戰,為打贏戰爭各方之抵禦、突破、探索等科技線大量突破,直至最後的戰爭結束,大一統的勝方才將眾科技移往地下進行大力統整,最終發展成星戰路線。

「你們有的是生物力量,我們則是科技結晶,走到這一步的我們領悟到和平為唯一,否則就像力可一族歷史中的閣血囚獄那般無止盡的廝殺。」

「可如今面對太初生物的我們無從選擇。」強尼說著。

隔日恆星光一照亮大地,嘟嘟當即召集艦隊全體,台下的taco星人們正疑惑著為何身邊突然如此多了這麼多的力可人之時,台上的嘟嘟開始懸浮於空中,強尼在旁靜默。

「這是跨物種歷史全新的一頁。」嘟嘟開嗓,全場寂靜。

「從前taco星人們只懂遵守來自上方的命令,因而錯殺了許多無辜的生命。」

「數年下來,你們親身明白,我也明瞭,自己的手是沾染過多少鮮血踏至此地,其實只要用心思考的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和平共處便不是空想。」

「可是氣宗拒絕了我的建議,我深知如此狀況繼續下去,taco星人的污名便將在宇宙大歷史中永遠留名。」嘟嘟提高了音量。

「我不願讓那種情況發生,taco星人作為為何不是氣宗一人說的算,物種可不是以一隻為單位的,曾經力可一族可以殺了我們,但他們並沒有那麼做,因為他們相信萬物皆性本善。」睜大了眼,底下的taco星人們腦中開始閃過無數屠戮與和平的畫面,不是沒想過,而是不敢去想。

「現在,我們有機會可以一反常態,力可一族的科技遠超各位的想像,與他們的合作雖然無法救回我們先前手刃的生命,但至少可以讓未來的宇宙不再是了無生機的慘況。」

嘟嘟大聲疾呼,強尼注視著他,這次不再微笑。

「我企盼,友誼可以在宇宙間傳播!」

「是!」大地之上傳出震耳欲聾的回應,嘟嘟艦隊的全體taco星人與力可人皆沒有猶豫,對氣宗的宣戰正式開響。

而蔚藍色調的天空逐漸染橘。

眾人左右互看,頓感疑惑,恆星光本是無色,如何變成帶橘光的照射,答案只有一個。

其轉變過於迅速,顧盼上方的橘色天空愈顯濃厚,嘟嘟直盯。

「氣宗來了。」以無法置信的語氣說道。

台下的祟動證明些許的taco星人逐漸回想起事情的真相,那是他們看了千百遍的場景。

「帶著全體taco艦隊以及滅世氣團。」

「怎麼可能?氣宗不是遠在數千萬光年外嗎?」強尼無法反應,這是從數年前嘟嘟艦隊降落以來事情第一次超出預想。

「連一次性蟲洞氣體也完成了嗎...?」嘟嘟嘖聲。

「什麼?」強尼問道,taco星人們開始亂成一團。

「這招在我被派遣至此星系前有耳聞氣宗正在研發時空跳躍氣體,但因為能量實是消耗巨大所以遲遲無法成功。你們的科技雖高,可我們竟忘了氣宗可是太初生物,其能力增長並不能一般見識。」

「我就覺得前幾次對氣宗的建言為何僅收到責備的質問而沒有直接收回我的成命。」嘟嘟恍然大悟悲嘆道。

「因為他打算親自在全體艦隊面前取回我們的性命以殺雞儆猴。」

語畢,天空逐漸浮現出一taco星人的形狀,只是遠觀便看出清晰的輪廓,這是何等巨大,伴隨著天上數不清點點的艦隊,眾人深知再過段時間天譴便來臨。

「抱歉...我竟沒有預想到氣宗竟會如此,連累你們力可一族的全員性命,我死也無法賠罪。」

嘟嘟漂浮著,沒有直視強尼向上說道,身旁開始掉落水滴,那是哭泣。

強尼不發一語,微風吹起,來自上方嘟嘟的淚就這樣打在強尼臉上,他並沒有迴避。

台下的草皮開始碎裂,爾後數輛精密儀器破土而出,其炮口全數瞄向天上。

樹木崩解,其根部的小洞開始竄出身著精良裝備的力可士兵。

空洞飛起大量星艦,嘟嘟透過玻璃窗看到帶頭的迪拉克對他微笑致敬。

「還沒開戰你就放棄了?」強尼一聲叫喚將嘟嘟拉回現實。

「天注定如此,就別責怪自己。」語氣轉趨堅定。

「別留戀過去,唯有把握當下才能將未來情勢加以改變。」

「可是...是我把你們害死的。」嘟嘟沒有理會強尼的安慰。

「這是我們自己選擇的道路。」強尼雙手伸出直接將浮在空中的嘟嘟一把抓下,並讓其四目相對。

「命運始終掌握在我們自己手裡。」

眼神裡沒有悔意,沒有責怪,僅有未來。

看著強尼的雙目,嘟嘟的眼裡不再產生淚水,哭泣並不能解決問題。

「我死也在所不惜。」平復心情後的嘟嘟終於下定決心。

「不,你跟你的艦隊都得活著。」

「什麼?」

「跟我來,時間不多了。」強尼三步併兩步向空洞探進,那是力可一族的地下要塞。

橘光壟罩,力可恆星系毀滅倒數。


要塞最深處。

「這個,是我們最近才剛完成的最終遺產,力可一族的胚胎。」

強尼拿起一緊閉著的盒子,外表黑而平滑,大小適中,並無特徵可言。

「我要你跟你的艦隊帶著這個逃出此星系,並找尋合適的行星將它放置。」

「一旦盒子偵測到適居的星球,它便會自動發射並發散胚胎至世界各處,而他們的基因能迅速適應當地並穩定成長。」

「這些,將是我們力可一族唯一的後代。」強尼緩緩道出。

「你這是什麼意思。」不願接受的事實終將來臨。

「在發現taco星人物種之時,我們便迅速研發一專門終極武器並派遣太空船至我們的恆星及六大行星大量安置。」

「當然,此顆行星也有。」

「其名為天罰,針對taco星人粒子的反物質光速波,一旦啟動七大行星及恆星所產生的爆炸連鎖效應將直接把此恆星系化為虛空。」

「這是我們的最下策,捨棄生存之地將氣宗引誘至此並提前逃跑,最後啟動天罰將氣宗及大量艦隊消滅一絕後患。」

「不過現在的計劃,只滿足引誘氣宗呢,剛耗掉大量能量傳送的他,一時之間是絕對逃不出此恆星系的。」強尼笑了笑,委婉的苦笑。

該來的總是會來,捨我其誰在嘟嘟的腦海裡迴盪著。

「你們...逃不了嗎?」嘟嘟拋出早就知道答案的回應。

「我們的太空船逃不出光速的。」強尼坦然。

「而能抵禦光速波的物質,只有這個胚胎黑箱跟行星軌道上那早就被先人們消滅設計圖的絕對飛碟,其他,便來不及生產了。」

「你們逃不出,我們便逃的了?」不用明說便已明瞭強尼的用意,多餘的疑問只是想將對話的時間延長,而強尼交出一個玻璃罐,裡面充斥紫色氣體。

「這個是含有微量光速波的反物質氣體,你們可以事先解析這個來於自身周圍產生對應氣體以便規避我們的粒子針對並趁機逃出生天,相信我們的技術,沒有這個樣本,縱使是氣宗也不會在光速下瞬間解出天罰的對應氣體。」

「我也可以為你們解析。」嘟嘟道。

「我說過了,我們早已研發出抵禦物質了,但其數量只得用上胚胎箱,時間並沒有允許,況且你還得保護太空船。」

「我可以的。」

「還聽不懂嗎?你們不是氣宗,我也是理解你們能力範圍的啊。」強尼大吼。

「抱歉...」意識到自身的激動,強尼連忙賠不是,而嘟嘟沒有回應。

沉默片刻,沒人願意道別。

「數年前的我們只是群只知道遵守上級命令,以暴力解決一切的生物,然而強尼你教會了我思考,教會了我力可人之間的情義以及和平的道路,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才好。」淚水縈繞在嘟嘟眼眶。

「在我們力可人眼中若身為領導還會掉眼淚那叫可笑,振作點,我認識的嘟嘟可沒那麼懦弱。」

強尼拍了拍嘟嘟,將黑盒遞出。

接受此箱便象徵強尼及力可一族將的確死去,可若否決一切則在歷史的洪流中淹沒,嘟嘟深諳,將眼淚止住並伸出數十隻腳將其纏住。

「你用性命拯救了我。」緊抓著黑箱,深怕萬一墜落。

「我將用性命為你們延續。」以承諾回應來自心底最深刻的友誼囑託。

「所以還有什麼遺言啊?」

而天上傳出震耳欲聾的咆哮。

「等我信號你們就搭乘你們的太空船向外星系高速出發,不要理會氣宗的叫喚,趕快把命令傳至你的手下,其他我來處理。」

當兩人跑出要塞之時,天上被一隻龐然大物遮住光線,其大小約為數十隻一般taco星人的大小。

「氣宗。」強尼大喊。

「你這傢伙就是洗腦我小朋友們的罪魁禍首嗎?」環繞著橘氣的氣宗眼神凌厲的對峙聲音來源。

「無用之物通通都得死。」沒有太多贅言,氣宗逕自宣判末日的到來,對他來說,這只是例行性的一次工作。

「想都別想,嘟嘟,就是現在。」強尼大吼。

「高出力雷射炮發射!」

地上數陣閃光掠過,雷射光波全都聚焦於氣宗身上。

雷射光持續發射的十秒鐘中,嘟嘟艦隊開始升空。

時間無法給與實在的道別。

強尼啊,謝謝你使我知道友誼為何物,我絕不會辜負。

他的數十隻腳纏著強尼親手託付的未來。

嘟嘟啊,再會,記得照顧好我們的後代。

他的雙拳緊握著堅信和平的未來。

再見。

急速飛起的同時,來自上空的橘氣開始侵襲行星大氣層。

「是蠻痛的呢,讓我想起我剛誕生那時的輻射星爆,尤其是藍黑頻譜的,特別痛。」

雷射所產生的煙開始散去,眾人眼見毫髮無傷的氣宗無人感到意外,預料之內。

「想逃,門都沒有。」氣宗的橘氣及部份艦隊朝嘟嘟高速飛去。

「力可星艦隊現在開始啟動渦輪增壓器,全力掩護嘟嘟,將其他taco艦隊全數擊落,嘟嘟他們可以自己分解氣宗的滅世橘氣!」

「乘載著和平未來的他們,絕不容你再次干涉!」強尼搭上迪拉克的星艦,朝著氣宗快速飛去,直達與星艦差不多大小的氣宗面前。

「你的對手是我。」他大吼著。

「天罰啟動!」

來自星艦上的虛無強光增起,強尼與氣宗沒有閉眼。


數天之後的力可星系之外。

嘟嘟艦隊嚴重破損。

來自天罰的反物質波雖被規避一陣,可不是所有嘟嘟艦隊的taco星人皆擁有一流的氣體製造能力,大多數隊員還是挺不住湮滅於星空之中。

況且還有滅世橘氣的侵襲,原理同上,綜合這兩道攻擊,尚有生命跡象的taco星人僅存數百隻。

而嘟嘟情況亦是嚴重。

重傷之餘,無法動彈,意識薄弱,任由慣性於宇宙中前行。

一架破碎的太空船從後方高速撞擊嘟嘟的飛行器。

玻璃炸裂,真空作祟,嘟嘟無力緊握的黑箱被無情的吸入太空消失於眼界,身繫安全帶的嘟嘟意識消散,看著即將失去動力的太空船顯示出天然蟲洞出現的警訊後便昏厥過去。

再次醒來已是身處於未知的行星上。

近萬隻的嘟嘟艦隊變為宇宙中僅存數百隻的taco星人。

頓成空洞,猶記得昏厥之前的黑箱離去及天然蟲洞的出現,找回的可能性為零。

無與倫比的感覺竄起全身,想起強尼身前將全數託付於自身的承諾。

以及那雙堅定不疑、深信自己的眼神。

手下們想起與力可星人的相處過程,雖嚎啕大哭,卻沒人責怪嘟嘟的失誤,所有人靜待,大家都知道唯有時間才是解藥,縱使不會改變。

他慌了,他哭了,他違背了,幾個月下來的精疲力盡無法言喻。

到最後嘟嘟召集了全數隊員,決定親自製造氣體對每隻taco星人進行記憶消除及改造。

消除與力可人的全數記憶,灌注和平共處的理性思考,終身追求氣體研究的成就滿足。

當最後一隻部屬閉上眼靜待效果發揮之時,嘟嘟也將氣體佈滿全身。

強尼,很抱歉我無法帶著罪孽活下去,但至少也得把你心中的和平在宇宙中綻放。

taco行星上,數百隻與世無爭的taco星人們陸續睜開了眼,開始追求起氣體真理,直到百年後一次星空儀的發現將續幕的面紗再次掀開來。


「氣宗...。」嘟嘟對著前面的黑袍之人嚷嚷,眼前所感知的氣場沒有第二個答案。

「好久不見,想起來了嗎?精彩吧?哈哈!」黑袍之人,又或者是說氣宗對著嘟嘟嘲弄道。

「你怎麼還活著...?」一次性的回憶湧現使得嘟嘟無法思考,但面前的急迫性完全壓制其他思路。

「不得不說力可一族的天罰是真的厲害。」氣宗雙手揮了揮衣袖,轉而背對嘟嘟逕自向前走。

「當下竟得讓我消耗全數力量來抵禦,那時我還真看到taco死神在向我招手了呢,哈哈!」

「雖然我能力盡失,不過好在我也活下來了。」氣宗五指伸出,周遭纏繞黑氣。

「而且幾十年前還讓我找到這顆行星和上面那顆飛碟。」將身體再次轉回面對,手指向上指著,嘟嘟這才發現氣宗早已不是taco星人的身體,而是...

力可人。

力可人...?

當初從U+2295行星軌道上根據飛行器回傳的物種影像,頭、身體、四肢,記憶中力可人的全部特徵再次閃擊嘟嘟的腦海。

那時流滿地的淚灘是來自於被深鎖記憶中最深切的呼喚。

「是嗎...黑箱你自己找到了嗎...?」再多的眼淚也無法填補心中大石離去的空缺。

眼淚再次奪眶,當初的錯誤在機緣之下自行彌補,他無法直視過於璀璨的結局。

「這次我不會再逃避了...我要盡我所能的幫助你們。」承諾再次憶起,我將誓死捍衛一切。

「喔喔喔喔喔,真是感動阿。」一聲叫喚拉回現實。

「所以氣宗你在這做什麼。」而眼前的敵人是最後的荊棘。

「當然是滅掉力可人的後代阿,你傻傻的明知故問呀?當初那般羞辱我,甚至讓我力量盡失,還幻想有個美好的未來呀?」氣宗擺弄雙手。

「我絕對不會讓你得逞的。」

「是是是,你好兇呀,才剛來便敢對我大放厥詞,你也不想想是誰在這個兵荒馬亂的世界裡創立聯邦穩定局勢,有了頭上那顆只有我知道的飛碟,什麼事都好辦拉。」

「你只想坐擁權力,趁機回復力量。」

「別說的那麼難聽嘛,我為了融入力可...嗯,現在應該說是地球人,甚至還將自己完全易容欸。」

嘟嘟不語,能力回復的他正在盤算著什麼。

「時機差不多了吧,趕快回去叫你的朋友來,前幾個禮拜你們的超光速全宇宙星空分析儀不是有偵測到異常氣體嗎?那是我在聯邦總部最底下做的新滅世氣體測試拉。」

嘟嘟透過氣體的噴發將自身如子彈般向氣宗擊去,可霎那間氣宗卻一手攔截嘟嘟的進擊,手掌停在嘟嘟臉上,猶如若無其事的繼續說道。

「不過也有聰明的地球人對我開始起疑,所以我只好再創立下聯邦召集世界上最強的地球人成聯邦特務為我所用,完全遵守守則的他們真是超級無敵好用。」

「再在滅世氣體啟動前設局讓他們自相殘殺減輕我所要對付的負擔,畢竟失去一切、從頭開始的我也是不能小看力可科技所留下的胚胎呢。」氣宗捧起嘟嘟,面目猙獰。

「逐漸恢復個體實力的我、坐擁世界最強武力組織的我、擁有聯邦最高權力的我。」

「很順利,你來了後更順利,因為我滅掉力可人之後不用再去找你們,你們便自己來了。」

「當剩餘的taco星人被滅之時,我將東山再起。」

氣宗的手掌竄起橘煙,壟罩嘟嘟,他無法掙脫。

「這會傷害你,但不致死,主要是讓你短暫喪失記憶思想錯亂滿腦子想著回家搬救兵,你就好好帶著你的朋友們來吧,數萬光年對你們來說應該只有幾個月的路程吧?我會等著。」

在嘟嘟消失意識之後,氣宗便將其一手扔進遠處的木箱。

「畢竟我很期待宴會的開始。」氣宗邪笑著,看起來無比開心。


周遭貌似有數度聲響,嘟嘟緩緩睜開眼,無比疼痛,只得拚命生成橘氣遏止痛楚。

箱子外一聲喝斥響起,他無法聽清,傳入數刻低語之後箱子上頭便被打開,箱子內部的治療橘氣一哄而散,他無法集中精神。

片刻之後瞥見三名地球人看著自己在互相說些聽不懂的話,嘟嘟這時只得趕快分析周遭得知語言。

「噗嚕噗嚕,別殺我。」這語言就將就點用吧。

「我們不會殺你,但你得說說你究竟是誰跟到底是怎麼回事。」對方道。

嘟嘟想起了之前好像在跟地球人戰鬥,卻又不知其詳細,但當初攻擊自己的那位地球人是真的不懷好意。

「看起來你跟他們不同...噗嚕噗嚕...」

「我是你們剛剛所說的Taco星人沒錯...噗嚕噗嚕...叫我嘟嘟就好...」得先做個自我介紹。

「銀河系的物種似乎都把我們稱為氣體之神,那是因為我們能製造出所有宇宙中已知及未知的任何混合氣體。」得知氣體間的傳言,嘟嘟只好照樣照句。

「究極毀滅物種氣體以及究極治療氣體,不管是極端的生還是死,我們都能製造出來並吐出,但共通點是全部都是橘色的。」不是全部,是通常。

「...噗嚕噗嚕..不好意思,我剛剛在治療自己,以速度跟氣體為自豪的我們竟然會輸給你們人類的速度...」疼痛感再次加劇,眼前的地球人們看起來正在思考,並沒有回話。

「抱歉,我得先治療一下自己了...」在逐漸失去意識的同時,他聽見一聲尖叫,而眼前再度黑暗。

不知過了多久,爆炸聲再度使自己睜眼,痛楚不再,可是對於先前記憶仍毫無保留。

身躺木箱之中稍稍沉澱心靈,可自始自終只有回家求援這四個字縈繞心中。

嘟嘟分泌氣體,開始探知周遭的環境所在,在探索的路徑上發現地球人的屍體遍佈周遭,他心裡有股難過的悲憤逐漸浮現,可出口訊息的回報立刻將此感覺壓過,他再細心追根,意外發現連當初自己來地球的飛碟也在這。

「快走吧,這建築會垮的。」

「你們倆都是最強的特務,我相信著。」

「不再是了。」他又聽到昏厥前的聲音。

「等等,有一條更快。」嘟嘟飄起自身環顧四周,此密室也是屍體,其中一人還是剛剛看著自己的人,不過他無暇理會,先走為妙。

「剛剛治療的過程中我的氣體已經探完路了,跟我走吧,報答你們不殺之恩。」

「走吧,我帶路。」語畢便直接衝撞密室唯一的門,高速直接將它擊碎。

他得快點回去搬救兵,不論是什麼驅使著他的直覺。

繞過幾條彎路之後,他停下來,這是放著自己飛碟的房間。

「等一下再直走跟右轉就到出口了。」

「硝煙的氣體訊息告訴我活人剩不到十來位了,要大步跨開大門也是可以的。」他背對著兩人囑託。

「那我要先走了。」

他飛到飛碟入口,熟練的操作起啟動程序。

「等等,我得問你一些事情,然後這又是什麼東西?」其中一人對自己發問。

「我不善你們的國際語言。」竟然修好了,這地球科技力真高。

「但我得說不好意思,人類,為了我族,我得先走了。」隔著玻璃,他的目光從儀表板改為注視二人。

「我以後會救贖你們的,放心。」下意識的道出此言,是用救贖這個字眼嗎?人類你們的語言真是複雜。

「救贖?什麼意思?」我也不知道呢,不過我知道我一定會回來,心中的那個意志很堅定呢,到時知道意思再跟你們說。

按下啟動的按鈕,幽浮的速度將自身化作成一道閃光向上攀升,熟悉的星空歸來,皎潔如昔。

隨著與家鄉距離的靠近,一切的記憶逐漸浮現,嘟嘟受到第二次的衝擊,爾後在路途上將思緒統整,回到taco星後立即以自身氣體將所有taco星人記憶解鎖,眾人想到當初的慘況以及現今力可後代仍舊存活無不痛哭流涕,當下不用嘟嘟的號召,全體搭上飛碟,準備回到地球與氣宗決一死戰。

強尼,曾經我為了逃避封鎖自己的記憶,現在我知道我錯了,宇宙之神給了我第二次機會,這次,我將緊緊把握住,把你當初所企盼的未來,以誼的方式再次呈現。

死也在所不惜。


白天,地球大氣層數道流星雨滑過,沒有地球人意識到。

地下聯邦總部,數月前氣宗所規劃的陰謀使得特務幾乎不再存在,空曠大廳上,氣宗一人坐在椅子上,氣息略顯微弱。

百隻taco星人看著氣宗,千年前是他帶領著我們馳騁江湖,以殺戮為樂。

罪孽在你我身上,今日便是時候做個了結。

「你看起來很累。」嘟嘟想起數月前一掌擋下自己、容光煥發的氣宗,對比如今,轉變甚大,究竟發生何事。

「笑話,你當我是何人,任何時候對付你們皆是綽綽有餘。」氣宗爬起椅子,略顯踉蹌,其言語並無否定自身的狀態,眾taco星人頓感勝率提升。

「不容怠慢,按照我們這幾個月在路上的排練!」嘟嘟發號施令,氣宗周圍頓時環繞taco星人,接著橘氣開始產生,最終沒有任何縫隙的罩住氣宗。

「橘氣牆嗎?憑這點便想封住我的行動?」氣宗笑了笑,順手從掌中揮出一道黑氣彈擊向氣牆,然黑氣就像被吸收般,沒有任何反應便消失無蹤。

「你甚至捨棄了身為taco星人自尊的橘氣嗎?」嘟嘟看著困於氣牆中心的氣宗道。

「不,我只是進化了。」氣宗喘了喘,注意到了自己剛剛吸收進的橘氣。

「現在能力盡失的你就想一次挑戰如今僅存的百支菁英嗎,趕快讓這一切結束吧。」

氣牆內橘氣愈顯濃厚,氣宗從站立轉往跪下,一道橘氣彈正中肚子,嗚噎一聲眾彈擊發,扎實的攻擊使得氣宗無從招架。

「用氣體對付你太冒險了,還是物理效果好。」嘟嘟語畢,一道橘氣彈從嘴巴飛出,再次擊向氣宗。

「真是不失氣宗這個名號,我們每一發橘氣彈都可將行星穿出一個地表大洞耶。」嘟嘟暗自心想,身臨槍林彈雨中心的氣宗感覺很享受這個過程。

「這根本就是在抓癢吧。」跪下的駝背身軀動作頓時變化,頭向上仰望雙手展開。

「不好,第二波攻擊預備。」橘氣彈之後是粒子之氣絲,從根本摧毀氣宗之身體,嘟嘟預想第一波可以讓氣宗產生些傷口,讓氣絲進入斬斷細胞連結,不料氣宗即使是硬扛也毫髮無傷。不由得直接切換氣絲攻擊開始碰運氣。

「給你們百年的機會可以復仇。」氣宗睜大眼。

「卻是這種成果,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氣絲開始纏繞氣宗。

「你們知道為什麼我是黑色的氣嗎?」邪笑。

「因為他比橘氣更為強大。」氣絲斷裂。

「然而比黑氣更強大的是。」嘟嘟閃過數刻畫面,承諾是什麼?

「我體內的無色氣。」氣宗雙手碰觸自身腹部。

「你們看見我累是因為我最近才全力完成無色氣的應用。」

「又名新滅世氣雲,能讓有機生物體吸進後瞬間乾枯,以一個行星的範圍來說,這是最有效率的應用。」

「你們的橘氣與我差了兩個等級,如何能比?」嘟嘟不管橘氣牆的阻擋,逕自衝向氣宗。

「時機已成熟。」氣宗的腹部露出數道裂痕。

「很高興見到你們,嘟嘟艦隊,我會活下來,再於未來嘲笑你們的勇猛犧牲。」

抵達氣宗面前,四目交接,嘟嘟從眼中看出自己的倒影,無色氣於腹部在空間開始展延。

征戰、爭奪、佔領、威脅、邂逅、交心、得知、反叛,失敗、救贖。

跑馬燈在嘟嘟眼前切換。

「我認識的嘟嘟可沒那麼懦弱。」一切休矣?嘟嘟想起強尼的話。

「我將用性命為你們延續。」這是囑託,不再理會從前的逃避,因為這次他真的可以實現。

無色氣侵襲到嘟嘟身上,嘟嘟並沒有痛覺,他只專注做一件事,現在唯一能為力可後代做的最後一件事。

以自身全數細胞轉換成分解滅世氣的力量。

縱使擋不住全部,但至少也得盡力阻擋,目標是讓距離成為此無色氣的弱點。

遙遠存活下來的人們呀,不知你們是否能聽到我們的託付,估計氣宗在此波後短短的數十年之內應該是不會再有騷動,只要這時候能揪出氣宗,你們地球人的未來將真正跨出和平的道路。

突然想起上次離開地球前不殺自己的那兩人,不知你們可否存活,先說聲抱歉。

無色氣逐漸染橘,這是用生命所做的代價,也是有生以來自身力量的最大突破,其他taco星人自知與嘟嘟同在,便做出與嘟嘟同樣的抉擇,最終全數taco星人的生命粒子漂散於滅世之氣中,不復存在。

聯邦總部上方橘氣爆發,所有注意到的人類們同時轉向,這次,他們終於發現到taco星人們實際的降臨,卻也轉瞬即逝。

你好,嘟嘟。

你好,強尼,抱歉。

沒關係的,你盡力了。


數年後的聯邦總部殘跡,一名男子穿上倒臥在地上屍體的西裝。

注視完無法提起的左手後,他向上盼望,潛意識下尋找什麼。

來自地球軌道上的絕對飛碟漂浮著,或許在未來,有些人將發現它的存在,於是努力爭奪其唯一事實,而最終發現者或許能為人類大毀滅史做出真正的澄清。

他們會向上攀爬,

他們必突破困境,

爾後他們將達成那日夜企盼的目標--

衝出大氣層。

《Taco星人》

※ 遊刊文章內容不代表嘎姆擂台官方立場 分享:

1 則留言:

  1. 高小到高中畢業的光暈粉,不知道可以為光暈再做些什麼;不過,總會滿載期待。

    回覆刪除

好文就是要分享

贊助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