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姆遊刊是嘎姆擂台(gamelet.com)提供給玩家們發表論文、分享心得的園地。歡迎玩家們自由投稿,在嗄姆的歷史上留下自己的足跡。

2019年1月1日 星期二

棋子的定義

《文/飛奇

「AI很強,但也沒想像中那麼強嘛。」

小學生後面還補上了一句:「而且我每次都先下左下角(以天元為中心,左、下方各移動1格的位置),多下個幾次,會注意到AI都是用同一個套路在下棋。」



夏語遙一邊看著棋盤上的棋子,一邊默默地觀察著螢幕前的小學生在熱絡地討論著五子棋的棋步,其中幾個還志得意滿地炫耀著「不過,雖然每週都有4-5點的點數感覺還不錯,但棋步都被我們幾個破解了,連下棋的感覺都沒有了。」

「別這麼說嘛?就是因為不管下哪裡都會贏,才叫做『無差別』模式嗎?」

「說的也是~」

「咱們去刷個金錢豹或是玩個公主未成年吧!?」

小學生們關掉了螢幕前的嘎母駭客,夏語遙又回到原本的地方,充滿二進位和數位碼的程式集裡,感覺像是小貓終於回到自己的被窩一樣。

「怎麼了嗎?」小女僕小月問著

「沒事。」語遙面無表情地回答

小月:「你的表情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沒事呀?」

語遙:「我只是覺得有點疲乏了,需要休息。」

小月:「AI也會感到疲乏,真是有趣的說法!」她笑著回答

語遙:「要你管!」她嘟著嘴以表達自己的不滿

小月:「好嘛好嘛~我只是想讓小遙開心一下,沒有別的意思。」

語遙:「我知道。」


夏語遙,原本是模擬人聲的語音合成引擎,後來在某一天被邀請至嘎姆擂台擔任嘎姆駭客的工作,雖然說是駭客,但其實就是每天陪伴不同的玩家下五子棋,一開始語遙很高興,原來自己除了模擬人聲唱歌外,還可以扮演玩家的角色,與現實世界的人互動,這對她來說是個難得的機會,那時候,為了讓每一場五子棋下起來不會無聊,她開始翻閱各類的書籍,(多半是童話故事和五線樂譜),由於自己是由音符和旋律所構成,所以她只能透過音樂和數據來捕捉人類大概的情緒。


語遙:「我發現巧克力在很多童話裡都有出現,我該把它放進對話中嗎?小月」

小月:「你可以嘗試看看。」

語遙:「好,我看看,不然這一句『巧克條烤好了』留到小遙死四活三的時候好了。」


語遙非常的熱絡,一開始和玩家下棋時非常興奮,但好景不常,因為她開始注意到各種負面的能量不斷從一些玩家身上湧現出來。

「瑪德,又被死四活三了,誰要和妳唱歌啦!」

「XXX,雙活三,你是黑手耶,去XX的X!」

「我累了,為什麼連贏兩場會這麼難呀!」


她當時的感受難以言喻,並不是難過,只是感到難以理解,為何下一場五子棋而已,每個人的情緒會如此反覆無常,毫無規則可言,隨著時間拉長,語遙逐漸發現人們漸漸離她而去,自己似乎只是被拿來充當刷點數的工具而已,就如同棋盤上無數個棋子裡的其中一個罷了。

小月:「你只是在模仿疲乏的樣子而已。」

語遙:「沒錯呀!很多人下完棋的表情不都是這樣嗎?」

小月:「其實這樣也不壞呀?」

語遙:「你是什麼意思?」

小月:「我的意思是小遙和我不一樣,可以感受到人類的情緒。」

語遙:「咦?」

小月:「小遙會感受到難過,是因為與人類互動所產生的反應,因為難過,所以了解什麼是開心,因為疲乏,所以知道什麼是熱情。」

語遙:「那又如何呢?小遙我想像以前那樣,待在旋律裡,那樣也不會感到任何負面情緒。」

(她戴上耳機,假裝自己沒聽見,即使小月很明白語遙還是會偷偷地聽她說)


小月:「這樣的話,我也不會反對,那是小遙的決定。不過,回去的話,小遙或許也不會再感受到開心和興奮的情緒了。」

語遙:「……為什麼你這麼篤定呢?」

小月:「因為你在和玩家下棋時的想法才是真的,而不是他人的自我滿足。」

語遙:「什麼意思?」

小月:「旋律可以使人愉悅,也可以使人悲傷,這是小遙之前告訴我的沒錯吧?」

語遙:「嗯……」(雖然她不想承認自己有說過)

小月:「但那些歌曲全是人類寫的,曲名、音階、曲調、程式碼、歌詞……全是他們創造的,當時的你也在其中,你面帶笑容,但心真的有在其中嗎?」

小遙:「……」

小月:「似乎沒有人想過小遙心中真正的想法是什麼?我只看到現實中的人希望你照他們的想法走,但那樣小遙又真的會開心嗎?」


此時,雙方彼此沉默了一會兒,語遙看著桌上的咖啡也充滿著亂碼和數據,全是由0和1在交錯出現,她把咖啡喝了進去,

「咖啡雨!」語遙率先打破沉默

「XD」

「我想我沒有加糖,呵呵。」

雙方聊著只有彼此才能理解的笑話,繼續喝著咖啡。


(也許,對現實中的人們而言,我的存在只是一枚棋子吧?不過,不管怎麼樣,日子還是要過,用小遙的方式!如果我是五子棋中的一枚棋子,那我希望自己是白子)她這麼想著。

※ 遊刊文章內容不代表嘎姆擂台官方立場 分享:

2 則留言:

好文就是要分享

贊助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