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姆遊刊是嘎姆擂台(gamelet.com)提供給玩家們發表論文、分享心得的園地。歡迎玩家們自由投稿,在嗄姆的歷史上留下自己的足跡。

2018年11月20日 星期二

藍色的怒濤

《文/飛奇

前言

本作為光暈戰記官方任務的衍生作品,和原作的本意並不是100%相同,請斟酌觀看唷!


(一位皇家騎士的日記)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在藍星灣上,特戰隊隊長對我說的話:「小子,你要是開槍的話,那你就乾脆別當皇家騎士了,滾去當傭兵比較實際。」

他眼神堅定地看著我,感覺拿槍對準獵物的人是他一樣,惡狠狠地朝我身上逼近,而我也不得不把原本朝向藍猩猩的手槍收回去了。

由於傭兵團的緣故,我們皇家騎士團除了出兵討伐他們以外,同時,還必須留在藍星灣上幫那群垃圾收拾爛攤子,為什麼呢?為什麼傭兵要做這些事,玩弄著野生動物難道就如此有趣?我實在是搞不懂,那群令人作嘔的傢伙!

我不清楚的是,為何在我們剛把傭兵們打得落花流水後,沒過多久的時間,又跑出一群凶狠的藍猩猩,特戰隊隊長馬上就猜出個所以然,不!用膝蓋想也知道,藍猩猩們之所以會如此暴躁,全都得拜偉大的傭兵團所賜,至於他們到底做了什麼?

我前面說過:我也不清楚,應該說我也不太想知道在我們還未登陸以前,傭兵團到底對藍猩猩們做了些什麼,我實在沒興趣

那是因為……因為……

我膽子小……。

光想到藍猩猩身上遇到的事情就令我不寒而慄,在看見牠們身上的傷疤後。或許我應該換個說法,幸好我什麼都不知道。

雖然當上了皇家騎士,但依舊掩飾不了內心的軟弱,即便每天鍛鍊身體、練習射擊、參與特訓,但一遇到突發狀況腦子還是會一片空白,失去判斷能力,接著就是魯莽行事,很好笑吧?儘管笑吧,我就不相信現在嘲笑我的人面臨到相同的情形時,他們的狀況會好到哪去,可能連板機要怎麼扣都忘了吧?

更何況,特戰隊隊長居然向我們提出一項無理的要求:要我們不准對那群失控的藍猩猩們發動攻擊,還要我們使用沒什麼殺傷力的麻醉槍當武器!

(您是在說笑吧?特戰隊隊長,果然是個瘋子)

我當時心裡這麼咒罵著,因為那時候的我已經耐不住性子了,況且麻醉槍要是沒奏效,那就跟手寸鐵去和牠們硬槓一樣,順帶一提,猩猩的臂力有多強呢,舉個例子,有用過撥火棒嗎?聖誕節在火爐取暖後會用到的玩意,你沒事不會弄斷撥火棒吧?(你也辦不到吧),猩猩們辦得到唷,還希望那根被牠們扯斷的撥火棒不會是你的脖子呢。

然而,就算再怎麼不合理,特戰隊隊長畢竟是總指揮,而士兵只要聽從上層的命令就行了,就是這麼簡單的邏輯,於是我再怎麼不情願也得做了,並不是我信任他,我甚至抱持著質疑的態度,即便麻醉藥最後還是如預料上地奏效了,但我心裡還是不太平衡,因為過程中有好幾次與藍猩猩的手臂擦肩而過,幸虧我福大命大,總是能巧妙地閃避,而沒被牠們抓住。

任務告一段落,目前藍星灣上的藍猩猩已經逐漸從暴走的狀態,暫時轉回溫馴的樣子,只是,我注意到一個不尋常的現象,特戰隊隊長他似乎一直往藍猩猩們的方向看去,眼神也從先前充滿殺氣,變回原來和善的樣子,而且似乎……在思索著甚麼,我再把視角往藍猩猩的方向瞄去,卻發現牠們……在哭泣。

其中一隻藍猩猩手裡拿著被輾碎的花草,以及一些動物的屍體,我沒有看走眼,牠們正在哭泣,原本只是哽咽,後來不禁嚎啕大哭,咆哮聲不亞於失控時所發出來的,在場的所有生命,包括兔子、小鹿、花豹以及我們這些落魄的皇家騎士們,無不感受到牠們的憤怒及哀傷,頓時,所有人都沉默了。

沒錯,一種說不上來的哀傷,無法挽回的那種,是失去理智後的產物,充滿著懊惱,充滿著悔恨,實在有點討人厭。

之後,特戰隊隊長私下找我出來,我還在想他是不是還為我一時衝動拔槍而生氣,可是他沒有,他後來告訴我一些事:

「失去理智後所做下的事,會付出許多代價的,就像今天我們見到藍猩猩們身上發生的事,如果你有仔細看的話,他們身上已經傷痕累累,心理上也是。」

原來是這麼回事,特戰隊隊長,你想傳達的東西就是這些嗎?

「但我們不能輕易地任由情緒擺佈,因為我們是皇家騎士,必須把任務放在第一位,為了那些需要幫助的人事物。」

那麼,請原諒當時那個無知的自己,就像我前面所說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也來不及向你道歉,我想也沒想到沒幾天後你已經不在藍星灣了。

當時你對我說的話我不會忘記。絕不!我想我不會放過傭兵團的。




題外話:小生最喜歡的皇家角色是羅倫斯

小生的好惡/皇家任務相關人物
最喜歡
羅倫斯
喜歡
雅提米絲、查理、特戰隊隊長、克萊德
還好
九方一色、九方織夢
討厭
赤焰精靈、魏斯蒙、阿薩斯
最討厭
阿留申、阿波羅

PS:光印可以解除死神的索命狀態。
※ 遊刊文章內容不代表嘎姆擂台官方立場 分享:

0 意見:

張貼留言

好文就是要分享

贊助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