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姆遊刊是嘎姆擂台(gamelet.com)提供給玩家們發表論文、分享心得的園地。歡迎玩家們自由投稿,在嗄姆的歷史上留下自己的足跡。

2016年12月6日 星期二

終之回溯 序章 ─ 欠損的開局

《文/搖擺不定

「隆──」

一陣怒吼讓思緒陷入空白,周圍逐漸穩定的炎海也再次活躍,但與激烈的反應相反,周圍的樹木、屋舍乃至空氣,都沒有任何振動。

「嘖,璃!精神強化!」「嘿,馬上來!」精神障壁又耗完了。該死,火力和支援都嚴重不足啊……

怒吼乃影響元素和靈魂的憤怒吼叫,源自眼前的異常生物─炎魔。


生於裏世界的物種,偶爾會捲入自然生成的「通道」到達現界。

一般來說,通道開口會投射到同族元素的聚集點,也就是地下炎脈或火山口等處,但也有可能出現座標偏差,即是造成嚴重災禍的「緊急事件」。

所屬靈能研究所的「緊急事件快速應變小組」,便是為此存在。

四名受過訓練的特殊士兵組成小隊,以絕佳默契和機敏才智解除異變。


「放置喚冰陣後召喚洪水!」

「哎?又是提前石化?」

「就快找到了,下次肯定沒問題。」

「你上次也這麼說……源源不絕的水啊,於此呼喚……」

然而只剩兩個人的隊伍,連抑制災害範圍都是問題。


炎魔的咆哮會使微精瘋狂,陷入無序的自毀爆發。咆哮通常代表炎魔的精神消耗過大,無法繼續維持元素身體,索性陷入「瘋狂」來超限召喚、壓榨微精。

但真正目的卻與粗暴舉動相反,炎魔趁微精混亂將身體的火元素固化,完整石化後只留核心運作,並召喚火元素補充身體。

現界並非元素應留之處,除了少數特殊地點,元素光是存於空氣中就會自動分解,元素生物於呼吸間便會散逸自身。炎魔用石化防止散失,在進入低位活動時又能補充元素,可謂是十全十美的解決辦法。

這與其說是戰術,比較像是反射動作或本能行為吧,畢竟炎魔的身體有90%以上由炎元素組成,不可能擁有高等思考能力,應該歸類成火爆的強大動物。


一邊歸納現有資訊,我一邊將「引納」的刀身插入喚冰陣,快速地抽取冰元素,然後模仿一下那個技能……

「灑落世間吧─拂雪散落。」

冰元素順著法陣邊緣大幅度地釋出。與超大範圍對應的是幾乎不存在的殺傷力─但要解除微精的瘋狂綽綽有餘。

「掩蓋萬物,淹沒大地─」

咒音終歇,洪水淹沒了大地,沖刷著炎魔即將石化的身體。

「呼~~~」難以形容的聲音傳出,突如其來的水穿透炎魔,連帶著核心晶石,一併停止運作。


「所以小直,唔,這次又得知,嗯,什麼呢?」

「說過戰鬥的時候要叫我隊長……還有把乾糧嚥下去再說話。」


距離石化炎魔的佇立處200公尺,也就是喚隱村的門口,我們正進行著重要的體力補給─好吧就是吃飯啦。

石化一般會持續幾十分鐘,在此狀態下無法以物理手段造成傷害,元素和靈能攻擊則被大大減弱,即使耗盡靈力也不見得能給予重創。所以比起在那邊無勞地徒作功,還不如趁機補充體力。

石化結束後,炎魔的精神和元素將完全恢復……不過毬璃召來的洪水使其提前進入石化,恢復多少受到壓迫,從而造成元素總值永久下降,然而……


「啊啊~累了!我累了!持久戰根本不可能啦!」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不就在想新方法了嗎?」

……然而,我們的肉體可負荷不了啊。

即使炎魔每次石化都會弱化一些,但要徹底打倒得花上多少時間?可能得七八天不間斷吧。

唉,「殲滅」的正確流程是解除瘋狂,對著步入石化的炎魔一陣猛攻……可惜我們的火力根本不夠,與其趁機攻擊還不如減緩回復能力。


「總之,依照現有資訊……首先,他的元素數量比一般種的低下許多。」

「這早就知道啦,他使用『咆哮』的時間點比以前碰過的早很多啊~」

將「藍圖」放置於桌上,與泛黃粗糙的老舊紙質相對,淺藍色的靈力於紙張上勾勒炎精的細部結構。

思考中樞、核心晶石、元素導管、微精囤積處、氣囊,基本上全由元素和空洞構成,因此人類是難以分出炎魔的個體差異。但這次的投射影像卻與過往資料有著明顯差異─色澤不足,這是元素密度偏低的徵兆。


「其次,他的精神力非常差。」

「……這可能嗎?雖然牠的攻擊的確粗糙又沒什麼準度啦。」

沒錯,理論上是不可能的。裏世界的自然法則與現界不同,劣等物種不會因物競天擇地被世界淘汰,而是在誕生初期,元素就會自行潰散。

總量不足的生命迴路,無法支撐元素的規律運行。所以元素量低下的缺陷炎魔,精神力通常會比其他同類高,否則無法讓迴路正常運轉。

嘖,如此的「異端」究竟是怎麼活著的呢?破解這一點大概就能解決掉他……可惡,真麻煩,管他異不異常,只要火力夠強就能一發收拾掉啊,要是……一抹人影從腦中閃過,不對不對,他們已經死了啊。

被我害死了啊。

該死,為什麼啊。

……總之,還是先專注於眼前的事情吧,後悔和愧疚什麼的,可不能再因為個人情感而死人了。

抱歉,容我還不能正視你們的背影,就連名字也不願想起的……


「先不提屬性被克制的櫻雪,要是葛蘭在就簡單多了呢!」

「……我說啊,妳把別人的決心當什麼了魂帳!」

「欸欸小直沒有理由地發飆了!」

啊啊!又是這種天真到讓人動怒的台詞!

雖然妳與他們的死因無關,但是好歹也是剛過世不久的朋友,為什麼還能那麼開朗地提起他們啊!

我不求妳整天哭哭啼啼或者莫名看著天空發呆什麼的,但是也別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小、小直?這裡的伙食的確既單調又只能填飽肚子,但不要因為這樣就變得易怒喔?」

「才不是因為……哈,算了。」

算了,早就知道毬璃是這種扭曲的性格。情感豐富卻似乎缺少某些應該有的感受,就像是自小便沒有人教導一般,善惡觀扭曲卻沒有人導正。我雖然早就理解了,但對象是親近的人,還是有點不爽啊……嗯?

自小,沒有人教導?

小,是這麼回事嗎?


「小直?唔哇,兩眼無神地看著天空,餓昏頭了嗎!好啦我可以分一點給你啦!」

「就說不是這麼回事了!……嘛,總之,我有辦法了喔。」

「什麼?向上層多要點糧食的辦法?」

「……」


「嗚、嗚……小直欺負人……打了人還搶走食物……」

「吵死了,還有別把我說得像強盜一樣,準備都做好了嗎?」

「這麼過分地對待別人還強硬命令她,你這個抖S!」

「就跟妳說吵死了!」

「……咚。」

彷彿呼應了我的怒吼,眼前的巨大石像開始出現裂痕,火焰自裂口冒出。

毬璃雖然還在吸著鼻涕,但依舊乖乖往作戰地點移動。

現在,是我的主場啊!

「唔……喔喔喔!」

巨大的吼叫帶著強風襲來,這不是瀕死的「瘋狂」怒吼,只是單純的憤怒吼叫而已。

然後─

「以我之言,從我之令,至高的冰之女王啊,您欲前往之處將以嚴寒相迎!」

預先繪製的龐大法陣在腳下發出光芒,將我與炎魔一同捲入冰之結界。

「呼。」吐出的空氣化為白霧,身上的驅寒法術正常運轉。

如同前面所提,現界的元素含量不高,喚來也無法久留。炎魔所操使的火微精、與構成自身的火元素,都必須持續從裏世界召喚。隔界的召喚聽起來似乎沒那麼容易,但對裏世界的生物來說,只是如同呼吸的舉動。

「唔、唔唔?」

然而,壓倒性的冰元素阻礙火微精的召喚,炎魔疑惑地望向四周,接著─

「喔?啊?……喔喔!?」

─接著,開始缺氧。

火元素構成炎魔的肉體,微精就如同血液運轉,缺少了補給就如同人類缺乏氧氣,突然被扔入真空自然會開始驚慌。

「啊!啊!哈啊!」

「(5,5)防禦,(7,-4)反擊,(-9,5)防禦。」

我向毬璃發出一道道指示,結界外的她在各個座標發動預先設置的靈術。

炎魔的驚慌帶著實體性的炎流激射,雖然只是欠缺冷靜的無頭轟炸,但依然有著不小的殺傷力。

即使是如此巨大的結界,依然有著邊緣,藉由「規範地域」產生的靈術若是外框被破壞,就算內部完整也是有可能徹底失效的。

法陣起於一個圓,並於內部刻畫欲產生的現象,圓將想創造的現象與外界常規割離,若是圓本身出現缺口,靈術將整個失去作用。

啊啊,要是他將炎流集中於一點攻擊,應該還能突破出去的。

即使是不具有高度思考的生物,「蓄力突破」應該是能輕易想到的方案。

但也難怪,畢竟─

他只是個小孩。


『小直,他的能量消耗夠多了。』

「了解,然後叫我隊長。」

我將靈能灌注到腳下的靈陣,即使靈力和那些正統靈能使天差地遠,但要驅使一個預設的法陣綽綽有餘。

「喔,喔,喔!!」

炎魔的雙眼注視過來,彷彿找到了一線生機,接著朝我跨開腳步。

啟動的靈術是「通道」,也就是通往裏世界的門扉。然而無屬性的弱小靈力無法建立雙向連結,充其量只能把門口的元素吞食而已。

但一片冰寒中,只有這裡是沒有冰元素的安全地帶,炎魔自然會往這邁步。


「喔啊,啊啊!」

炎魔逐漸逼近法陣,我在腦中掌握好距離。

要消滅炎魔有兩種方法,一是徹底抹殺,二是逐回裏世界。

抹殺前面已經嘗試過了,一次殲滅火力不足,多次削弱則是人力不足。

不過以人之手開啟的通道,炎魔的巨大身軀難以通過,也必須先削弱到一定程度才能將他擠入門扉。

那麼─


「毬璃,總攻擊!」

『冰之箭矢、凍結射線、冷性劍、役寒道光……』

「啊!喔!喔喔啊!」

無數道冰元素穿過炎魔的身體,逐漸奪去他的元素身軀。

我必須抓準時機,那逼近石化衰弱至極的時機。

肩膀被射線擊穿,旋即又聚集元素恢復,還沒到。

雙腳被寒刃奪去,火焰聚集但光芒開始黯淡,還沒到。

胸膛被大斧砍裂,焰光竄動而沒有復原的跡象,還沒到。

頭顱被無數箭矢擊穿,火粒散亂並且逐漸不穩……就是現在!


「喔、喔……啊?」

幻刃「引納」如箭矢般射出,穿過炎魔的軀體,射中靈術的「中心」。

飽滿的炎力注入門扉,狹窄的門縫微微敞開,吞食炎魔的身軀。

藉著炎魔自身的火元素開啟通道,成功。

火元素的大門敞開,熾烈的強風朝四面八方射出,我急忙用衣服掩住臉口,避免皮膚接觸到高溫空氣。元素量低下又被削弱的炎魔,本體還有超過一成的元素被剝奪成鑰匙,餘波應該不足以致命。

「隆……」微小的聲響從中心傳來,不曉得是靈術運轉還是炎魔最後的吼聲,總之一切都結束了。

「呼,解除結界吧毬璃。」

『好的~』


「嗡……」把玩手中的幻刃,囤積的能量透出淡淡火光。

從炎魔那兒奪取的能量還留下一丁點,姑且小心地保存起來,或許以後會有用處。

這可是從元素生物中擷取的純粹元素,不提用來戰鬥,說不定研究一下能解開微精與元素的差異之謎什麼的……嘛,說說而已啦。


「是說小直,你怎麼知道他只是個孩子啊?」

毬璃倚著石壁,翻開書本向石牆上的我問道。是說我一直很好奇,那些小說到底都是從哪來的?這裡離最近的城鎮也有兩小時路程,應該沒那麼多空閒……算了,無所謂啦。

總之再歸納一下資訊吧。


「因為的確是『不可能』啊。」

「嗯?你是說元素量和精神力低下的情況?」

「對,他的精神力應該足夠,只是掌控技巧不夠而已。」

「啊?什麼意思?」

「元素量弱小對應的就是較強的精神力,這原則並沒有錯誤,他只是『戰鬥的手段還不熟悉』而已……舉個例子吧,人的手藝再怎麼巧,沒有教導也不可能縫出刺繡吧。」

「喔喔,好像可以理解。」

「所以囉,縱使精神力較強,他也不知道如何攻擊。沒有力量的小孩揮出的軟趴趴拳頭,才會誤認為『力量』和『精神』都不兼具吧。」

「小孩子的軟趴趴拳頭……聽起來好色喔……」

「妳又再扯什麼鬼東西……是說啊,要是妳肯拿出真實力,我就不用思考這麼多了啊。」

看向白霧壟罩的天空,我不禁說出了真心話。

沒錯,毬璃的攻擊火力、團隊默契都沒有問題,攻守間也沒有任何放水。但事情可以不用這麼麻煩,只要我們逐漸削弱炎魔,再讓她開啟火元素的門扉……

「就說不可能了嘛,我只會用『冰』的靈術而已~」

「……好好,我明白了。」

說謊,妳明明任何元素都隨心所欲地操縱。

自從櫻雪喪命後,毬璃就如同繼承她的意志般,限制自己只使用冰元素。而我每次看到那晶瑩雪亮的冰氣,都會剝開內心深處的傷疤……不過轉念一想,能見到這如同悼念的儀式在毬璃身上出現,或許也不全是壞事吧。

呵,把自己犯下的過錯尋出一個微小的美好,我也沒有想像中地愧疚嗎。

結果我也沒資格說別人啊。

該死。


一陣不尋常的寒風吹破濃霧,陽光少見地從雲層縫隙照射下來。

「喔喔小直,是太陽欸!快許願!」

「妳這見到流星的反應是怎麼回事……」

「快點快點……呃,希望劇情,不對。伙食,不對。啊……」


啊啊,願望嗎。不是無意義的告解,不是虛偽的祈求,不是應有的心念,不是扭曲的好意。我最純粹的期望,會是什麼呢。

『希望,我能保住你們的歸屬。』

寒風帶走我們微弱的祈願,向不知名的遠方離去。


下一集


※重要訊息:

嗯,總之……

在此向各位徵求之後的劇情(X)

很久以前就預定要寫「緊急事件」的劇情小說,但個人想像力和事件遭遇率低得超乎想像,人設初草過了接近一年,之後的劇情還是沒半點頭緒。(這一年來沒碰過半次洪水and屍潮,見死不救倒是拿了又消,消了又拿)

所以,若有著任何關於事件劇情的想法,又願意讓我糟蹋(X),歡迎隨時到蒞臨敝人的留言板

另外,在草寫各項設定時,正好在看「有坂有哉與渴望被吃的白咲初姫」這本小說,一不小心就讓人設和背後劇情變得有點黑暗。

然後寫著寫著,寫著寫……啊,主角的個性崩壞了。在回頭看看劇情和對女角的解析,這、到底都寫了什麼鬼?我根本沒有足夠的文筆駕馭黑暗背景的故事嗎……

再說,整篇小說寫寫停停停停寫寫,然後懶了擺爛整個暑假開學才復工(X),一個章節耗時10個月才完成,時間不連貫的難產之作不免存在許多問題。

因此,對差勁文筆與劇情描述有任何建議都歡迎提出。不要太兇就好。(?)

最後,這些年來寫東西設定越來越多了,這篇算是盡全力縮減無用的世界觀,但還是留下不少無用堅持或個人盲點。如果有任何不理解還是感覺多餘的設定,也歡迎提出。當然也不要太兇,這很重要。(??)

※ 遊刊文章內容不代表嘎姆擂台官方立場 分享:

4 則留言:

  1. 你就說那個小孩被蜜蜂殺死了(X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想到有人回覆了,嘎姆留言板我比較看的到啊
      下次我打算寫挖寶BL文(誤)
      然後內文中的「小孩」是炎魔啊,渾身火焰的生物被蜜蜂弄死不大對勁吧我說

      刪除

好文就是要分享

贊助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