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姆遊刊是嘎姆擂台(gamelet.com)提供給玩家們發表論文、分享心得的園地。歡迎玩家們自由投稿,在嗄姆的歷史上留下自己的足跡。

2017年2月22日 星期三

終之回溯 第二章 ─ 紊欲的殘留


「哈……」氣息在呼出的瞬間白化,本就陰暗的天空不知何時變得更加黯淡──已經晚上了嗎,沒有陽光可真不好判別。

雖然過去也不是天天見到太陽,但跟著部隊移動多少會經過日光地……啊啊不好,又想以前的事情了,不行不行。

是說毬璃上哪去了?中午好像有說要到村內晃一下,這一去半個白天都不見人影,先不說村內的詭譎靈脈讓靈能使難以久待,她倒是很能打進排斥自己的群體啊。

喚隱村有著錯亂的靈力脈象,導致村民的身體也異常孱弱,過去的村長曾向靈能研究所請求協助。最初研究所很熱心地招募開墾、賑糧義診、還給了為數不小的研究費,但在探查結束後只留下一個小隊做做樣子,村民自然對我們這些吃完就跑的傢伙沒什麼好感。

所幸前幾任都沒發生嚴重衝突,被錯亂脈象引來的生物也有及時處理,應該沒理由排斥我們……雖然第一天毬璃就跑去村長家吃白飯,搞得我心驚膽戰好一陣子,結果什麼都沒發生。

唉,這就是性格差距嗎?仔細想想,最初小隊成立時,如果不是毬璃與葛蘭的熱情交際,我和雪肯定聊不起來吧……

……不好,怎麼淨是冒出以前的回憶啊。

「小直?小直你在哪?在房間偷偷發洩嗎?」

總算是回來了。說實話要不是這傢伙整天吵吵鬧鬧,我可能會一直望著天空發呆吧,僅就這點我不得不感激。

「在城牆上啦,什麼事情?」

「呃!在牆上這麼做實在……確實除了我們外會有別人上來,但這種玩法……」

算了當我沒說,吵死人了這傢伙。

「你都在想什麼鬼東西?我很認真地在修練啊。」

「喔喔是這樣嗎?為什麼不到室內做……我說小直,你還沒放棄源氣嗎?以一個靈能使來說,我非常不建議雙修喔。」

「既然有辦法負荷為什麼不做,然後可以不要用『雙修』這個詞嗎?」

總感覺這詞有點不對勁。總之,靈力與源氣同於血脈運行,兩者雖不互斥,但彼此交融會導致雙方純度下降,使得二者皆無法精進。

不過,我的幻刃就是能量的儲存與操作,對於體內的能量流動自然有辦法掌握,能夠在適當的幅度內分離兩者。雖然身處靈能研究所的附屬小隊,應該專注於靈力的使用,但用了好幾年的源氣可不是說丟就丟啊,況且……

「我當個外行人就好了,實力進步反而無法適應喚隱村,妳也知道的吧?」

「是沒錯啦,這裡的環境也常讓我不太舒服,初學者反而不太會受影響,而且你又有幻刃……啊對了!就是幻刃啦,小直快把望遠鏡給我!」

唉,只有碰到靈能相關的事情才特別認真,平時也能正經一點不是很好嗎……總之遠處有什麼?

我順手把望遠鏡交給跪在牆邊的毬璃,一邊將源氣運行至雙眼。這種要單純強化身體能力的情況,還是源氣比較佔優勢。

我看看──穿博士服裝的青年,還有遮住面貌的傭兵,這兩人怎麼會在往偏僻村落的路上?

……不大對,我小心地運行靈力,在眼睛的源氣外部開啟靈能透視──不具有物質實體,但靈力很微弱,不可能是裏世界生物。

「毬璃,他們是誰,呃……是『什麼』?」

「唔?小直你不知道杭特與崔酒嗎?」

「沒聽說過。」

「噗嘻!他們穿梭戰場只為掘得一物,上尉保護博士,而博士撫慰上尉,他們間有著難以道盡的情感和糾葛──」

……糟糕,好像按下了什麼奇怪的開關。

將視野拉近放大,以靈能透視仔細檢索──雖然靈力的配置很均勻,但可以隱約看到細微流動,如同血管般微小而密麻遍布身軀,不過在最外層卻是近乎實體化的異質外殼,這是……

「這是,幻刃嗎?」

「喔喔,不愧是幻刃持有者,一看就能明白嗎?幻刃的誕生包含強烈情感,而能夠留下雙方身姿的情感肯定是,唔啊啊啊!小直你一定要看看這個!」

在一段難以聽清的瘋言瘋語後,毬璃隨手將一本書塞進我懷裡,之後不斷調著望眼鏡焦距,跪在木箱上的雙腳忽上忽下地亂踢,全身顫抖不止。

……我也莫名地有點發顫啊。總之,這是什麼?

『我♂他之間的紊亂情欲♥』

恩,天殺的,完全不想翻開呢。


「砰砰砰!」「啊啊啊哈!」「該死的天影……帝國萬歲!」

戰場特有的嘶吼與煙硝味,伴隨不止的槍聲從身後傳來,戰圈擴大了嗎。

稍微凝聚一下空覺的感知,源氣的探測圈以我為中心散出……沒有高手,沒有朝向森林的光彈或黑龍,但戰線越來越近了。

不過……

「博士,算我求你,換地點可以嗎?」

「等等啦等等,就快了!我能感覺到寶物在向我招手!」

不過,根本撤不了啊。

什麼就快了,這句話你從兩小時前就不斷重複,在這片小小的林中空地不斷改位置,就是沒半點成果。

到底為什麼要在戰場旁挖啊……不對,應該要問我怎麼會在戰場邊緣。

萊特之森前陣子明明還是和平地帶,我也相中低風險才接了任務。本以為只是防範危險動物,然後過了五天就跑出一大票皇家和天影殺來殺去。

任務接了就接了,我也只能認栽。但碰上不肯撤離的護衛對象……算了,大不了危急時放大拉著逃跑,反正樹木頗是密集,士兵又不是追著我們殺來,安全跑路不成問題。

保持空覺的開啟,持續感應周遭的源氣分配,我朝博士看了過去。

他安靜地蹲低身姿,白淨的雙手持續向地掘去,及地的旅袍點著青草,那一頭雜亂的棕髮有著研究員的俐落與隨興──看起來就是待在研究室裡的人啊,為什麼會親自出來搞挖掘?

雖然多少察覺了他的「能力」,不過以這幾天的成果來看,也不是多強大……

「唔!放大術!」傭兵的血氣流通腰際大刀,大量的氣從血脈迴路發出,再以其為基準製造出巨大化身體。

「哈喔,等等啊中尉!」

「不能等,來了!」

「轟隆!」一股炎流沖刷了方才的空地,茵茵草原頓時燒成灰燼,周遭的樹叢也陷入火海。

──為什麼會有靈能使?

危險性大幅提升,看來得問個清楚。


「好吃!看來辛勞工作後的食物都是極品啊!」

「你也不過是隨便走來走去敲一下地板,在累什麼啊?所以博士,快說──」

「哈?你以為就那麼簡單?地點與靈脈的把握是基礎,然後控管意志的凝聚程度,流通……啊啊不好,當我沒說。」

你已經都說了好嗎?

而且經過這五天的交流,我也差不多明白了。

「嗯,了解。所以你的幻刃是大量意志的匯集具現?」

「啊啊!?你怎麼會,難道……」

「因為你這幾天都說出來了,再加上幻刃在我這裡。」

「難道說……咦?啊,是逃跑時掉的嗎。」

「寶貴的幻刃就請好好帶著,之前都還算安全所以我沒深究,但現在不同了──博士,為什麼一般的陣營衝突會跑出靈能使?」

「啊哈哈,這點我也不太清楚……不過萊特之森是稀有的光元素秘境喔。」

「嗯?這我可完全沒聽說。」

「很正常,萊特之森只在某些時節與合適條件下會和裏世界交疊。雖然不清楚這場戰鬥的主因,但大概脫不了關係吧。別擔心,我們不會進入核心地帶啦。」

是這樣嗎?

空覺無法感知靈力和元素,但在長距離觀測時總有雜訊干擾,看來博士應該沒說謊。

但是啊──

「所以說博士,我們究竟還要在萊特之森待多久?」

「哈哈,當然是挖到我想挖的東西為止囉!好了快點睡吧,明天從F26區域繼續探索!」

但是他也隱瞞了很多事項,算了這也不是我的職責。

躺上旅店的床鋪,關上身旁的檯燈,半闔著眼將空覺收回。

「對了中尉,謝謝啦。」

「嗯?謝什麼?」

「謝謝你願意陪我胡鬧,明明連詳情都不清楚卻沒有追問。」

「這只是傭兵的職責,收了報酬做報酬內的─」

「─我倒覺得這只是性格認真,總讓我想起一個朋友呢。」

「喔?是嗎。」

「是啊,雖然我常常見到他,但我們很久沒好好聊天了……」

「我對皇家的官僚體制沒什麼興趣,晚安博士。」

「呵……晚安上尉。」


「博士……可以換地點了嗎?」

「快了就快了!你沒看到那湛藍的微光嗎!」

結果一切還是和昨天一樣。

在知道有靈能使的情況下,我更嚴密地觀測源氣分布。要用空覺來觀測靈力和元素,探查源氣分布是徒勞的,只能細細感受偶爾出現的不正常小型漣漪……用兩個字概括就是,很累。

而後面的博士一如既往地在浪費時間,雖然我們似乎不在往核心的任何一條道路上,但戰場邊緣還是大意不得,更別提靈能使的威脅仍在。

「啊啊啊終於……唉,又是生命之水。」

「嗯?終於挖出點東西了?」

看著博士手上的小巧瓶子,生命之水嗎?

特殊商店販售的治療藥,能夠癒合一般刀傷炸傷,算是頗泛用的保命道具。

「是啊,不過是高純度的生命之水,記得還能長出斷肢,算是頗天價的物品。不過這兒也沒管道賣掉,你要嗎中尉?」

「……別開玩笑了博士,我只收正當報酬。所以這不是你要找的?」

「哈,還真是無欲無求呢。」

無欲無求的是你吧。

不過居然能挖到這種東西?坦白說我對博士的幻刃也不太了解,大概知道是「多人的意念結合」,所以才要在戰場這種「多人思想一致」的條件下挖掘。

高純度的生命之水嗎,的確滿像戰場上的慾望。

「然後這的確不是我的目標,不過我也沒期望會挖到啦。」

「啊?那你是在做什麼?」

「你也知道我是研究員,我想要的東西算是研究的終極目標吧。不過整天坐在研究室人也會鬱悶,所以我才定期出來散散步。」

「在戰場邊散步也是滿愜意的……所以你到底是想要找到什麼?」

「記憶─」

「─砰砰砰!」

「放大術!」槍聲響起,我幾乎下意識的運起血氣,隨即數發子彈擊中背部與雙腿。

該死,顧著觀測中長距離的源氣動盪,沒注意到歛氣前來的開氣者。

源氣性質異常紛亂,是傭兵的血氣啊。看來並非皇家或天影的誤擊,糟糕。

「啊啦,這不是夜鴞前輩嗎?」

「呼?那個夜鴞?他不是只接偷偷摸摸的暗殺和護衛?」

「別大意,他好歹是上級傭兵。」

還真有餘韻啊,可惜他們說的沒錯。

和三名傭兵正面衝突算是勉強過得去,但外加保護別人就有點吃力。

而且雙腿又被擊中了,雖然子彈打殘的只是源氣實體,但解術時傷害會少量反饋在肉體上。復形後帶著博士逃脫追擊是不可能,放大術的身軀又沒有足夠的精度對應三人圍攻。

不過還有機會,將空覺縮小放出。

很好,他們拿的是制式的傭兵武器,為了對應技能的放大縮小,內部刻有使其縮放的迴路,這點正好可以拿來做逆探查。

「博士,你有什麼可以擋路的道具嗎?」

「就跟你說快了……咦?你怎麼變大了?等等那三人是誰啊?」

還想說為什麼沒半點聲音,原來沒注意到嗎!

「總之你有阻擋退路的道具嗎?都有高純度的生命之水了,高強度的手榴彈或燃燒彈總有吧?」

「唔,兩種都有隨身帶著。」

「很好,那就燃燒彈,準備動作。」

「前輩,我們的任務目標只有杭特博士,我算是還挺尊敬您的,可以請前輩離開嗎?」

「哈?膽小有什麼好尊敬的?」

「能夠不戰鬥地爬到上級傭兵的確滿值得敬佩,加上他可是和索德大公的數十護衛廝殺過,能不戰就不戰。」

「那也只是暗殺被發現,在他們慌亂時得逞而已吧……算了少數服從多數,就讓你走吧夜鴞。」

……我的事蹟還真是悲慘啊,不過居然知道索德大公那事嗎?

我現在要做的差不多呢。

將腰間的道具拔下丟出,周遭瞬間陷入一片煙霧。

「唔,煙霧彈?」

「哈!我就知道只是膽小的傢伙,射擊!」

「砰砰砰砰砰!」

無數子彈劃過方才站著的區域,但已經復形逃開的現在可是完全錯失目標。

右腿的受損比想像中低,至少沒傷到骨頭。

探查一下槍的位置與指向,再推出射線與移動習慣,往7點鐘方向逃跑應該沒問題。

(吸血術)

在此之前,先來修復一下傷口吧,我的空覺可不受煙霧干擾。

「砰砰砰!」「唔啊!」「爾特!該死的夜鴞,滾出來!」

「博士,往後方丟。」

「咦?這麼近嗎,好吧。」

「這麼近是什麼意─」

「─轟!」

火海籠罩空地,炎流從中心不斷噴出,延燒到的樹木披上火焰,接著瞬間化為灰燼。

……這什麼鬼?

(放大術!)

「啊啊啊啊啊──」

「上尉!」

爆炸性的氣壓與高熱從背後壓上,甚至穿過血氣身軀壓迫到中心的本體,好恐怖的威力。

然後,我失去了意識。


「唔。」好軟,旅店的床嗎?

我記得自己被吹飛後,在恍惚中勉強維持放大受身著地,然後就昏過去了。

看來是博士把我扛回來的,被護衛的對象幫助嗎……不過麻煩也是他搞出來的就是,那燃燒威力是怎麼回事?

對了,博士呢?

我反射性擴散空覺,在旁邊的床有股異常的源氣。

這是,人?

氣在血管內運行,並做為能量擴散於肉體,所以很難細查體內的運行與聚集。

聽說某些人可以精密探出源氣狀態,來推測敵人心理活動與預知下一步動作,不過我是做不到。

但身旁的開氣者實在太詭異了,源氣大量聚集於頭部,軀幹與四肢內部幾乎沒半點殘餘。

我勉強地轉過頭,博士?

等等,不是真氣的性質,也沒有任何穩固的顯性,難道說?

「博士!」

「喔喔!?上尉,你醒了啊?」

「你的開氣儀式不是皇家制式的?」

「咦?啊,對了空覺是吧,的確這是我自己研發,個人專用的─」

「─你知道非制式的開氣很危險吧博士!」

「……哈,我知道啊。」

早就知道他沒什麼安全意識,不過沒想到是自行開氣?

源氣自然地於體內運行,若想強化控制力就必須定義性質使其降階。三大陣營經過千百次失敗,才創造了泛用的三種儀式。而那些千百次的失敗,輕則迴路破損縮短壽命,重則逆轉血脈爆體身亡,這不是玩笑也非謠言,而是確有其事。

「用幻刃冒險也就算了,那畢竟是一種天賦。但是自行開氣?博士,到底是哪種『研究目標』讓你願意玩命?」

「……呵。記憶,我想找出控制記憶的方法。」

微低著頭,研究者的瘋狂雙眼從瀏海射出,偏執和欲求染上雙眸,雙手彷彿探求著什麼向上伸出。

「有個朋友為了保護我而失憶,他清醒後的一句『你是誰』讓我逃離了醫院,然後就再也沒見過他了。」

「就因為這樣?又不是死了─」

「─據說後來他加入了傭兵團,本來是與我角逐知識頂端的勁敵呢,他的一生就這麼毀了,所以我想用一生的研究來償還。」

「那也不值得冒……」

「啊啊,開氣算是某次研究失敗的產物啦。想藉由精神操縱的源氣反向影響靈體,畢竟他受到的腦部損傷似乎不是單純失憶那麼簡單,藉由靈魂喚醒記憶會比較容易,本來只是想操控氣的流動,結果莫名改變了性質。」

「所以不是刻意接觸開氣?」

「只是個意外而已,我沒有你想的那麼瘋狂,不用擔心啦。」

「……我只是感到有點詫異,才沒有擔心啊。」

「哈哈,你的口吻跟某個朋友一模一樣呢,真是令人懷念,總之沒事了吧?我姑且是給你喝了一般的生命之水,身體還行吧?」

「體力流失的有點嚴重,整體來說沒問題,不過明天的護衛就……!」

我急忙摸上腰間的大刀,全力往木牆刺出。

糟糕,才剛靜下心來散出空覺,赫然發現外面藏著兩個人。

「唉呀,不愧是夜鴞前輩,躺在床上就發現了嗎?」

「斯可,動手。」

一道人影從破門而入,手上的雙爪向我伸來,跟傷者打機動戰嗎,真聰明。

「鏘鏘!」綁於手背的小刀與右手大刀合力擋下這一擊,而他也沒有傻傻地僵持。

收爪、再出、收、出、收、出,短短五秒便接觸近十次,我明顯處於守勢但對方也給不出明確一擊,身體慢慢被逼向窗戶。

「鏘、鏘、鏘、鏘、鏘!」對方的嘴角勾出笑意,明明給不出致命一擊為什麼一點都不焦急──原因我明白就是了。

「砰砰!」幾乎同時的槍聲二次響起,面對窗戶的他帶著笑朝後倒去。

一個人繞到窗外偷襲,還滿簡單的戰術啊。

可惜空覺早就探查到外面的人和槍了,就算再怎麼慎密的應對我這前輩,同夥的槍聲響起都會無可避免地鬆懈,在這瞬間及時反制就有出路。

雖然開槍的時機是個問題,但只要知曉槍口指向並推算最佳射擊點,我踏入區域的那一刻就是時機,接著快速地讓源氣流通腿上的雙爪,藉由縮小術避開彈道,再抽出手槍反擊。

但問題就是窗外的人了……

「鋃!」玻璃隨人跳入破碎,短刀直取我無防備的背部。

回身,甩動的大刀打偏這一擊,縮小的身姿敏捷地刺出小刀。

「鏘。」微弱的金屬碰撞聲,嘖,力氣到極限了嗎。

「「唔……」」身體復形,相接的兵刃僵持著,他的臉上冒出冷汗,手臂還纏著大量繃帶,看來被燃燒彈傷的不輕。

但我也沒足夠的體力反擊了,握住大刀的右手逐漸顫抖,力量緩緩流失,大概只能……

「博士,手榴彈!」

「嗯?不行!你也會─」

「─別廢話,你想兩個人都死在這嗎!」

「為什麼,又……」

「博士!」

「唔,趴下!」

「蹦!」巨大的熱量在兩人間迸發,僵持的雙方紛紛向後飛出。

(嘖,吸血術)

看這熱量,體內所剩不多的氣是防不下來了,我急忙將氣灌入小刀,並以空覺朝對方盲射數發。

身體恢復了少量氣力,接著使勁踢擊地板,隨後便是一陣恐怖的熱暴風趕上飛出的身軀。


「上…尉……上尉!上尉!!」

「嗯……」

吵雜又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我勉強地睜開雙眼。

杭特伏趴在床上啜泣,搞什麼啊又不是死了。

「喂,杭特。」

「上、尉?崔酒啊!」

「唔,別突然撲上病人……嗯?為什麼完全不痛?」

「嘿,因為我把生命之水全部給你喝下了啊,那可是天價的靈藥呢!」

「……這價格比委託費高了好幾倍啊。」

「是啊,所以就請你,用一生補償囉♥」

「呵,那要先喝我的生♂命♂之♂水嗎?」

「討厭啦小崔……」


很好,燒了吧。

將火元素運上雙掌,書背逐漸加溫,毬璃沒有注意這邊,就這麼偷偷的……

(燃破─)

「─凍浸。」「唔!」

炙熱的雙掌突然滲入寒意,怎麼可能?我這可是零距離靈術,就這麼被她隨手壓制了?這就是天才嗎?該死!

使勁運足全身的靈力,但手掌的冷感卻無法退去,得讓她轉移注意才行。

「我說、毬璃啊,你不去要個簽名或近點觀看什麼的嗎?」

「唔?喔喔,以硬梆梆的小直來說算是不錯的提議呢!但是不用啦~」

「硬梆梆是什麼意思妳給我解釋清楚……所以為什麼不去?」

「他們啊,是幻刃的殘餘,也就是情感的殘留喔,真要說起來大概像是遺言那類的東西吧,帶著敬意從遠處觀賞就好,他人無權干涉啊~」

「我不覺得妳有任何的敬意……遺言嗎?」

還真是觸動人心的詞彙,遺言啊。

仔細想想,我與毬璃也跟遺言差不多吧。

為了不讓小隊加進新人,為了守住生者與死者的歸屬,我們自行申調到這喚隱村。雖然每天還是吵吵鬧鬧的度過,但本質上也就是某種東西的殘留吧。

是啊,一切早已死去,心臟恰巧還在跳動的我們,也不過是為了守住信念而吸著下一口氣,不過如此,無聊、無趣且無謂的堅持著……所以,為了我的信念與堅持,去吧。

操控封存在「引納」的元素,那藉著能力從炎精上奪來的純粹元素。

哈哈哈哈哈,就算是天才也是人類之姿,抵得過元素生物的力量嗎!

看著吧,這就是凡人與天才的對抗─

「─快樂吟贊、體操少女的落禮、金髮蘿莉四疊半。」

一句難以理解的話讓我停下動作。

嗯?那是什麼意思?不可能,咦?

「我覺得每個領域都值得尊敬,開啟新世界的門扉有時候也很有趣對吧?」

「嗯?啊啊,是的沒錯。我說毬璃,妳那些詞彙從哪學來的啊?」

「沒有啦~就是從小直抽屜裡的夾層,用靈陣守護─」

「─那可是只交付隊長的機密文件!妳這是觸犯軍令!」

「以為是用靈陣防護,但其實防守的是邊側的秘密開關,能夠打開更下面的……」

「妳說的沒錯呢毬璃!新世界也是值得嘗試的!」

「是吧~這與你的『新世界』不同,可是有滿盈的劇情鋪陳才開始龐大的重要劇情喔,比起那些直接開戰的更能帶入吧?所以,快點,繼續往下看吧~」

「……是。」

眼角擒著淚液,我悲壯地翻開下一頁。


「呼……」又是一天的清晨,我艱難地從床上爬起。

昨天的暗殺任務太過棘手,沒想到居然雇用幻刃持有者當作護衛。

要不是那滿盈的靈力讓我能用空覺來逆探查,恐怕死的就不是他了。

話說回來,幻刃嗎?

距離那護衛委託也過了半年,不知道他怎麼了。

我清醒時就身在遙遠城鎮的傭兵旅館,而他早已不見蹤影。

那次的委託金也讓我休息了兩個月,雖然之後也不是沒接任務,但都是小心挑選的零風險暗殺行動,久違的意外情況還是有些手忙腳亂。

還真是淨留麻煩啊,博士……

……博士?

等等,我接的委託是護衛誰來著?

好像是去什麼森林,然後碰上了什麼敵人,還有……

……想不起來,看來真的悠閒太久,腦袋都變遲鈍了嗎。

總之先去市集醒醒腦吧。

「夜鴞先生,有你的指名委託。」

「唔?好,我看看。」

指名委託嗎,話說半年前那個好像也……不行,想不起細節啊。

眼睛掃過一下文件,克爾斯荒地?那裡不是和平地帶嗎,為什麼要護衛?

不過,這委約金還真是讓人難以拒絕。

瞥了一下委託人的名字,很是熟悉但……完全、徹底地。

沒有印象呢。

(完)

※重要訊息

終於他喵的完成了,我已經累到不知道還能說啥。

文章在情感塑造上就不多提了,那是還在加強的部分。然後內文應該有大概75%是在8小時內飆出來的,大概會有一些不通順或待改進的地方,更別說自己連戰鬥戲碼也寫的一蹋糊塗,我的作家人生已經是一片黑白,就跟我的大學生活一樣孤苦無依,而且沒有人愛我。

簡單說一下技能設定吧,仔細想想如果直接拿傭兵的技能來寫小說,是三陣營中最弱勢的主角啊──皇家有防護罩、天影有影分身,第三有什麼?

吸血術?在真實戰場上一個爆頭還不是直接送命,三維空間的放大術更是門戶大開一堆破綻,所以把保命技能修改分配到放大和縮小中。

放大術為施術者為中心,氣所構成的龐大身軀,一般打擊都由源氣裝甲承受而無損施術者,但在解除時會有少量的傷害回饋,可能砍掉氣的腿會造成施術者無法行走吧,但至少腿不會跟著斷。

縮小術乃身體和血脈迴路的縮小化,所以肉體強度也會跟著提升,大概是手槍爆不了頭的硬度吧,什麼衝擊造成腦震盪我就懶得細想了。

技能設定大概就是如此……好了,我也沒什麼話好說了。

下次再見啦各位。


下一集催稿中
※ 遊刊文章內容不代表嘎姆擂台官方立場 分享:

0 意見:

張貼留言

好文就是要分享

贊助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