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姆遊刊是嘎姆擂台(gamelet.com)提供給玩家們發表論文、分享心得的園地。歡迎玩家們自由投稿,在嗄姆的歷史上留下自己的足跡。

2019年10月11日 星期五

小哈片刻的光暈戰記(下)

* 本文記載的是小哈片刻在製作光暈期間與生活戰鬥的記錄,而非光暈戰記這個遊戲本身 *

有很多同學問我遊戲業界的相關問題,像是「做遊戲讀哪一所學校比較好?」、「資訊資管還是遊戲科系?」、「要先學什麼語言?」、「養得起老婆嗎?」,都是些很實際的問題。

因為嘎姆的關係認識了很多學生朋友,承蒙抬愛,同學們大多把我當做遊戲業的標竿,而我就會開始自負地告訴他們關於"千萬不要進遊戲學校",還有"遊戲做得好,老婆自然養得起"之類的成見和歪理。然而我懂的其實不多,而且可以說,二十年的遊戲生涯過下來,我懂的似乎越來越少

光暈陷落無間道

在光暈還沒出生之前,小哈很喜歡當時一款紅極一時的網頁遊戲,由 XGEN Studios 所開發的 Stick Arena,同樣也是打打殺殺,非常刺激的多人對戰,但過了沒幾年回去一看,裏面的玩家都不戰鬥了,掛在網上也不知道在做著什麼。

光暈也走入了同一條胡同。

小哈想先在這兒對著讀者們告解,嘎姆這幾年的黑暗期就是小哈自己造成的,進入2018後整個嘎姆幾乎沒有再更新,因為我放手了,任由嘎姆在人類的惡意中向下沉淪。

2016年後的嘎姆玩家都是有伴而來的,遊戲室總是有密碼鎖著,老玩家們在房裏不知道都做些什麼,但肯定不是在戰鬥。更麻煩的是小哈建立的嘎姆社團以及玩家在臉書成立的粉專都成為某種權力的象徵,大家組黨結社爭權奪利,間諜滲透、說謊背刺,無所不用其極,小哈整天就在處理這些鬥爭衍生出來的各種投訴,早上起床打開電腦就是一小時的客服工作。還好有一群玩家組成的管理團隊給我強力的援助,嘎姆的管理才沒有斷了線,但是就連管理團隊也遭到了被滲透的嫌疑,羅生門每天都在我的周遭上演著。

隻身前來嘎姆的玩家則因為不易找到戰友,不是淡出就是在討論區裏用偏激文字想引人注目。這些人和管理團隊在刪文和洗版之間築起對立的高牆,管理員們不斷思考著刪文原則,而對立者們則不斷地測試刪文底線。其他不知情的玩家來到嘎姆,看到這一片火海還願意留下來的就只能是"真.嘎姆粉"了。

同學們仍然不斷在同人陣裏創造新的世界,但也開始有人利用同人陣,把政治人物、社會團體的人物拿進來羞辱、踐踏,然後再大殺一千次。同學們在遊戲大廳中聊天找朋友對陣撕殺,但也有人開始利用大廳放話筆戰、散播謠言、公布仇家的電話照片。

追根究柢,社群是因為缺乏新的內容可供討論才蔓延至這種局面,尤其是嘎姆那麼強壯的社群結構,少了灌溉卻沒有枯萎,沒了官方引導,自己曲折摸索出了伸展方向。

雖然身在修羅場的經驗的確很不好受,我想所有幫助過我的管理員們都有同感,但這些經驗仍是美好的,是值得回憶的人生片段,是朋友聚會可以拿出來分享的奇聞軼事,只是這份享受的充要條件是要先走出那個修羅場。

為何而戰?

雖然小哈寫了光暈裏三個陣營的"為何而戰",卻從沒審視過小哈自己為何而戰,因為我一直知道自己想幹什麼,Listen to your inner voice,我的體內一直有聲音冒出來。



但是在2017年,將光暈告一段落的我明顯地出現了停滯不前的症狀。我的體內第一次沒有發出聲音告訴我接下來要幹什麼。

我發現了一個事實 - 我倦怠了!不只對光暈,而是整個遊戲設計的世界都在我的心中冷了,凜冬已至。

小哈的遊戲設計啟蒙恩師 Nikita Mikros[1] 曾對我說「去造一個沙盒世界,然後在玻璃外看著他們身陷其中。」

光暈這個世界充份地讓我享受了這創世者的滋味,看著玩家們如何發現它、探索它,如何改變它、習慣它,過足了癮,也許我的遊戲人生就在這兒劃下句點也不賴。我開始將我埋藏起來尚未做成遊戲的諸多故事和點子改編成童話、段子、小說,每晚講一點給我的小兒子和小女兒聽。

正當慢慢回復成普通老爹的生活時,我赫然發現不到十歲的大兒子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和朋友一起做了個小遊戲,要我幫忙放到網上去。我這一驚非同小可,立馬幫他和朋友生了一個小網站 Freaking Games(後來兒子單飛,又開了一個 Yang Games)。

我在兒子的眼中看到了自己小時候製作遊戲的初心,純粹的樂子,沒有雜質,沒有目標族群,沒有風格考量,沒有市場分析,沒有課金機制,沒有風向判讀,沒有AB測試,所有這些會改變原始點子的東西統統沒有,這小子甚至不接受我這個老爸兼二十年老手的良心建議。

為了給兒子更大的空間可以揮灑想像,有一天我心血來潮,想給他來堂程式課,當天卻以失敗告終。這時我突然有感而發,人說萬事起頭難,寫程式也是,但起頭的難處不見得在程式的理解學習上,而是軟體下載、環境設定、安裝外掛等雜七雜八的外務,然後好不容易諸事就緒,寫好一行程式卻無法成功執行,問題出在軟體設定?環境變數?外掛版本?這種毫無頭緒的無力與挫敗感才是寫程式的進入障礙。一定也有許多人有相同的經歷,腦中突然亮起一顆燈泡,然後熱血來潮,學東學西,就是想在淡掉之前,把那個點子實體化,想看著成品發光發熱,然而這世上有多少點子最後能突破萬難,又有多少點子最後只能無疾而終。

“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

小哈有幸得到老天恩賜的力量(純粹自我感覺有夠好[2]),我從兒子的遊戲中感到這個責任落在了我的身上,我有能力可以幫助兒子還有千千萬萬的同學們把腦中點亮的燈泡引爆,於是我開始著手研究『摳的嘎姆』,簡稱CG - code.gamelet.com

我的體內又開始有聲音在叫我往前衝了!

先感謝一下我的大學同學廖桑和陳桑給我無數的建議和鼓勵,還有五倍紅寶石的朋友們[3]給我寶貴的經驗談,在經過半年的摸索和實驗下,2018年初公開了CG網站。

初期CG的功能不多[4],主要就是在網頁上提供完整寫程式的環境,包括在網頁上直接運行程式、控制台輸出除錯資料、自勳程式診斷等,同時小哈也在水管上直播,示範如何在CG上寫程式。接下來小哈繼續開發新功能,資源共享系統、一鍵匯出手機APP、遊戲專屬網站等,直到2018年暑假,CG同人陣終於問世,同學們可以一行程式都不用寫,利用類似光暈同人陣的方式製作網頁遊戲,CG吸收了光暈的經驗後更加強大,而且同學們看得到同人陣裏面各種指令的原始碼,還可以更進一步自己寫新的指令。

至此,我已看見光暈轉生的搖光在對著我眨眨眼。

光暈的未來

時光荏苒,來到2019年底的現在,小哈還不好說光暈會往哪兒去,雖然這一年又做了更多努力,包括打造一個新的嘎姆伺服器,好讓CG的遊戲能夠登入玩家、提交分數、儲存資料、頒發勳章、連線對戰,也成功將嘎姆上的五子棋搬來CG先行測試,甚至偷偷架構了一個光暈的雛形在CG上偷偷自己玩。

但是要在CG上重建一個光暈是另一回事,她的架構實在太龐大,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辦得到,畢竟為了我的遊戲夢,親愛的老婆已經隱忍多年,小哈的兒女也漸漸大了,正是需要我的時候,再加上兩隻正值青春期的米克斯成為家人,所以即便光暈的搖光近在咫尺,我也無法下定決心啟動這整個計畫。

這一年,我開辦了一些課程[5],靠著Google Hangout的視訊教導學生使用CG寫遊戲,慢慢瞭解到即使搬走了這麼多入門障礙,學會電腦程式的思考方式仍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就算有了CG同人陣,若沒有做到像光暈同人陣那樣完整的系統,仍然不易吸引小小設計師前來使用,太自由了反而讓人跨不出去。我給的第一堂課都是要同學們先想一個非常想做的小遊戲,但課程結束後真的能做點東西出來的同學非常少,大部分的人並不是燈泡亮了急著四處探索工具和方法,而是希望藉由學習等著看燈泡會不會因此亮起來。

就在我提筆寫這上、中、下三篇文章的前一天,老婆突然和我討論起嘎姆和CG的未來。我知道她其實對這些沒上什麼心,只是寵著我任我胡搞,但她似乎看出我有好一陣子都太閒了,閒到不像是她老公的感覺,可能心裏有點害怕,所以來探探我的心理狀態。她說「累了就放手,讓頭腦休息休息。老了要服老。」

怪了!閒下來了才怕我累!

枕邊人是最知心的,我為這短短的幾句話愣住了。因為大齡的膽怯,讓我在不知不覺中抓著生活這包枕頭慢慢蓋上胸中起伏的那對口鼻,直到他們再發不出聲音。

我閒得很累!累到被看穿了。

於是我寫了這三篇「小哈片刻的光暈戰記」,想讓那窒悶的野心再次喘息,我要昭告我的老婆,我的兒,我的同學,還有我的光暈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明年,我們一定可以看到光暈戰記張開雙翅,在新的世界劃出一抹新的航道,再戰他個三百回合。」


參考資料

  1. Nikita Mikros是小哈在美國SVA就學時的老師,幫助小哈認識遊戲設計的核心。許多週末都泡在老師家BBQ、玩桌遊。
  2. 為了強調小哈有自知之明,特此聲明「小哈有幸得到老天恩賜的力量」是自我感覺良好。Github高手如雲,小哈每天都有膜拜大神。
  3. 五倍紅寶石的,是小哈大學時代一同玩MUD的好朋友。向她求助後,喵老大介紹兩位紅寶石的高手來幫助我整理出一些CG的頭緒。
  4. CG的功能仍在持續更新,有興趣的人可以跟隨CG的粉絲團以瞭解最新動態。
  5. 遊戲製作的私人課程一直都有在開,有興趣想學習的同學可以在臉書給我私訊。
※ 遊刊文章內容不代表嘎姆擂台官方立場 分享:

7 則留言:

  1. 很高興小哈能再次找到方向。祝你在新航道上發現新大陸!

    回覆刪除
  2. 『不是淡出就是在討論區裏用偏激文字想引人注目』

    『也開始有人利用同人陣,把政治人物、社會團體的人物拿進來羞辱、踐踏,然後再大殺一千次』

    『但也有人開始利用大廳放話筆戰、散播謠言、公布仇家的電話照片』

    可悲的小屁孩們,在哈拉區都可以找的到,一看就知道是誰了...




    「這一切才剛剛開始!明年,我們一定可以看到光暈戰記張開雙翅,在新的世界劃出一抹新的航道,再戰他個三百回合。」

    明年~ 你說的喔~



    小哈加油!!

    回覆刪除
  3.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4. 除了光暈戰記,我不會經常遊玩其他遊戲。因為那裏有個叫光暈同人陣的地方很特別,很有趣。有一個遊戲我更一直持續更新了3年,其中最瘋狂時,我有3到4個月都是足不出戶、日以繼夜的埋首苦幹,也許,這就是愛吧。記憶中,我未曾嚐試過認真去做一件事,唯獨在弄同人時,讓我明白到什麼是熱愛。熱愛是廢枕忘餐的愛,是個無法停止的狂熱。光暈也許要從頭造起,但感激光暈,讓我能一嚐開發者的滋味。現在想起,還是心馳神往。光暈的輝煌,也許無法挽回,但今天,就讓我們一起牽著手,努力,邁向未知的未來吧!


    向光暈致敬:https://myworldbox.weebly.com/

    回覆刪除
  5. 獻上祝福
    即使我已經不知道自己能否多替嘎姆多做些什麼 🤔

    回覆刪除
  6. 小哈加油,雖然我不常玩不過這段時間辛苦了,期待你的新生光暈~~!

    回覆刪除
  7. To 小哈:
    我進入光暈大約已過7年多,看過這三篇文章以後,我真的忍不住想說一些話...
    起初,我是因為同學的緣故,才進入這個遊戲的。在過程中,也認識大大小小的朋友,只不過...他們也隨著時間,一個一個離開了光暈。同人陣是拉緊我,陪光暈走到現在的「朋友」,是它教我如何努力、如何堅持、如何突破困境。說句實話,我做同人任務是為了自己,從以前到現在依舊堅持著這個初衷,因為看著別人去玩就有一種成就感,總覺得自己做同人任務的努力值得了。有好幾度在更新系列的時候想放棄,在沉澱一段時日後又會把自己拉回來,說來可笑,但感覺這就是我的天職。
    小哈,您是否遇到了跟我類似的問題?堅不堅持的問題?
    困難的,終非問題,而是選擇!我已經在做同人任務的這條路上,遇到多次這樣的選擇問題,雖然最後我的答案都是,堅持!但我每次還是會把問題多想個幾天...
    決定就去做吧!想成功也好,想放棄也罷,我只堅持我的決心!
    以前,我就決定與光暈共進退了,我是因光暈而撐到現在的,而現在的我,也沒違背當時的諾言!
    光暈,加油!願你在未來仍舊閃著亮光!
    By D.Z

    回覆刪除

好文就是要分享

贊助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