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姆遊刊是嘎姆擂台(gamelet.com)提供給玩家們發表論文、分享心得的園地。歡迎玩家們自由投稿,在嗄姆的歷史上留下自己的足跡。

2018年7月26日 星期四

【光暈彩蛋】第一戰

我,是名剛入伍不久的皇家騎士。

原本收到上頭的指令是巡邏最近常常有人失蹤的「拉亞爾廢墟」一帶。與我同期的一名皇家騎士-羅煞天-陪我同行。

過了一段時間後,我們到了任務地點,果然呢,這一帶廢墟真的是鳥不生蛋,但是為甚麼這種地方會有人失蹤呢?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羅煞天拍了拍我的肩膀:「欸,我先去巡邏喔,你在這裡等我,別亂跑,我馬上回來。」

我順口回了聲好,他便漸漸地往北方走去。


-約莫過了40分鐘-

羅煞天仍然沒有回來的跡象,我開始擔心,他會不會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我留下了一張便條紙:『如果你回來的時候沒有看到我,那表示我也去巡邏了。』,並朝剛剛他走的方向前進。

到了一座高大的障礙物旁,我聽見有人的腳步聲,在我不確定來人敵友的狀況下,我向外探頭一看,發現了一名手持大刀,腰帶上還繫著一把手槍的男子與我四目相對,他的衣物上還染著剛殺過誰的鮮紅色血漬。

我立刻大喊:「不許動!還想活命的話就放下武器跟我走!」

但是男子冷冽的笑了一下,放下他手中的大刀,並且輕輕地抖了一下肩。

男子說:「看來你不知道這是誰的領地啊,小子,讓我教訓教訓你。」

此時我意識到我周遭皆是人,而且是有不法意圖的人。突然,男子開口說了一句話:「給我活捉他!」

一支不知哪來的麻醉針就這麼精準地插上我的脖子,我感到身體逐漸使不上力,正當失去意識之際,我彷彿聽到些微弱的聲音。

「瑞克…不,是九手大人,接下來該如何處置?」

切,原來這裡是傭兵團九手的地盤嗎…之後我便失去了意識…


-欸,清醒點,想活命的話就醒醒,小子-

我被一名手持步槍的傭兵給叫醒,而且他似乎用著藐視的眼神看著我,我旁邊還有…羅煞天 !? 還有不知哪來的其他四名皇家騎士!

在我們眼前的傭兵說道:「現在通通給我換上這幾套傭兵制服,不想死的話就照做!」

我們手邊無任何武器,亦毫無反抗之力。面對有武器的傭兵,六個人也很難打贏,我們只能依照他的命令行事。

約莫五分鐘後,那個傭兵再度說話了:「你們的衣領裡面有數字對吧?」

我往自己的傭兵服衣領看去,發現真的有數字『3』。

傭兵:「等等你們照著上面的數字領取自己的武器,兩人一組,這同時也是你們的出場順序,如果順利達成九手大人的要求,也許他會放你們一條生路。」

聽到這消息的同伴們臉上都透露出了一絲生氣,看來他們很有自信呢。

我看看…這次與我相同號碼『3』的是…羅煞天

我想這次應該能夠完成任務,我相信他的實力,而且他也在新生訓練時與我配合得很好,我們一定能逃出去的!

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突然傳來了哨聲。


「第一組挑戰者請上場」

此時第一組被抽到的皇家騎士便上了場,我們在這厚厚的牆內甚麼都看不見,但是能聽到外頭的動靜。

外頭持續響著猛烈的槍聲,仔細聆聽的話還能聽見手槍與步槍的交雜聲。不久後,外頭的交火聲隨著某個重物落地聲而停下。

此時再度吹起第二個哨聲-「第二組挑戰者請入場」

我眼睜睜地看著第二組皇家騎士被送到了同個地點。「第一組的人怎麼樣了呢?」 我滿心疑惑地想著。

第二組的人員被派出之後,沉重的城門再度落下。外頭依然是那砲火轟轟,響徹雲霄的槍聲。

此時我聽到了在我旁邊的傭兵自言自語「看來這次的新人很強啊...」

我起身問他:「你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抓我們走又是為了什麼?」

傭兵回答我:「當然是節省人力啊!新進的傭兵都會通過由九手大人主導的三項測驗,而你們便是第一道測驗需要的"人力"。新進傭兵都需要挑戰三組人馬,我們總不可能讓新進傭兵互相傷害吧?哪來這麼多新人?」

話說到這,羅煞天突然對著傭兵說:「你們這群傢伙...!」


-第三組挑戰者請入場-

突如其來的哨音,讓我們措手不及。

「嘿,帶上武器…我們走吧,反正只要擊敗他,也許還有一條生路」我說。隨後羅煞天只是點點了頭,沒再多說什麼。

進到這片戰場的我們,發現地上躺著剛剛那四位皇家騎士的屍體。

羅煞天裝備了雙爪,告訴我「射擊交給你,我負責貼他。」

話一說完,羅煞天便衝了上去,順手往那新進傭兵的左臂抓了一道深深的血痕,那人感覺也不是個戰鬥菜鳥,肯定有受過什麼訓練。

羅煞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他的左邊衝了過去,而我從右邊繞了過去。我拿起步槍開始一陣掃射,他俐落地躲到了木箱後面。

羅煞天說:「我把他從木箱後面趕出來,你看準時機把他斃了!」

我點點頭,他立刻衝了過去。

然而他繞過木箱的一瞬間,我聽到了一聲俐落的切割聲,伴隨著某樣東西墜落…

我迅速地繞過木箱,反而目睹那傢伙拿著大刀殘忍地將羅煞天的頭顱割下,羅煞天的鮮血噴灑一地,他的屍身倒了下去。

「我饒不了你!!」我怒吼著,盼隨著怒吼聲的是那俐落的槍響。


在一陣步槍掃射之後,他的確因為中彈而躺在地面上,不久之後便斷了氣息,而我的理智也隨著他的死亡而恢復了。

我跪在地上,看著慘不忍睹的戰友的屍體,「我幫你報仇了...羅煞天,安息吧..我不會忘記你的。」

突然,一發子彈從我頸部左方擦過,我往子彈發射的方向一看,居然是剛剛那個傭兵!

「那傢伙怎麼可能還活著?!這一定是幻覺…」但是我很明白,他是同一個人,而且很離奇地復活了!

發覺事態不對的我馬上躲到了木箱旁,緊握手上的步槍,祈禱能夠再次把他殺死。

我倆都知道彼此的位置,但是遠距離作戰對他的狙擊槍更有效,於是我決定使用盾牌衝出去,與他在近距離以步槍決勝負。

我在心中默數「3…2…1…衝啊!」

我不顧一切地往他的方向衝了出去,他也沒料到我還有盾牌吧!

我直接用盾牌把他的狙擊擋下,此時我換上了步槍,正準備往前掃射時,他繞到了我的後面,拿出了他暗藏的小刀向我的右手刺去。

剎那間,我的步槍被打落,而他則用他的腳把我的盾牌從手上踢下。

(一切都結束了…對上這種不死之身…)

他對我輕微的笑了一下「看來這次晉級賽,我獲勝了。」

之後,他便往我的腹部開了好幾槍。

腹部中彈之後,我只能倒臥在自己的血泊中...

四肢隨著時間而逐漸無力,意識也逐漸遠去...

對不起,羅煞天。我,失敗了。


【光暈彩蛋】『第一戰』 END

( 附帶一提,有人注意到第一戰的傭兵是皇家騎士嗎? )


靈感來源-光暈戰記第三勢力任務-第一戰,敵人都是皇家騎士團所以想出了這樣的故事。

※ 遊刊文章內容不代表嘎姆擂台官方立場 分享:

5 則留言:

  1. 回覆
    1. 基本上,陣營不同這點就算是小彩蛋了吧

      難道沒想過為何陣營會不同嗎

      不管是當初設計問題,還是真的在埋梗,只是沒人挖出來而已

      刪除
  2. 嘛,就當腦補看看吧,至少是個前置故事的概念
    然後腦補一些而已

    回覆刪除
  3. 這種腦洞出來的劇情不錯

    回覆刪除

好文就是要分享

贊助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