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姆遊刊是嘎姆擂台(gamelet.com)提供給玩家們發表論文、分享心得的園地。歡迎玩家們自由投稿,在嗄姆的歷史上留下自己的足跡。

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

逃亡之途

《文/世界君

我真傻....竟然為了一個女人.....背叛傭兵團.....


【任務背景】

傭兵團在傭兵界下達了一道最高等級的追殺令,追殺的對象正是你!

面對恐怖的暗殺集團,你能全身而退並找到生存下去的活路嗎?


「呼.....呼.....這裡是怒江上游吧.....」我氣喘吁吁的說著。

那些追兵不會給我太多時間和機會,得要繼續前進。順手拿起地上的盾牌,我繼續像無頭蒼蠅般逃跑。

過了橋之後,遇到一塊略大的石頭,只好使勁力氣推動好開通道路,但在不遠處聽到兩個人的對話。

「你可別扯我後腿」

「放心! 這次懸賞的對象只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子!」

「快追吧! 別跟丟了!」

切.....沒想到那麼快就追上了.....

正面對決絕非上策,我腦袋能想的就只有一個字:跑。

把石塊推開後,我繼續拔腿狂奔。

追兵已經看見我,迅速的拿起狙擊槍瞄準,子彈擦過我的手臂,鮮血開始緩緩滴落。

我沒有時間感受痛楚,只能暗自咒罵往山坡地前進。

雖然逃離傭兵的狙擊範圍,但是他們很快就會追上來了。

拼命地跑,在即將衝下山坡時,前方出現兩個聲音。

「他到底是什麼人物!竟然要我們上級傭兵出馬!」

「是吉娜親自下的命令,你可不能輕敵!」

「哼!」

似乎是位對於殺掉我的這項任務相當不滿的殺手,如果不是在逃命,我一定會要他為他的傲慢付出代價。

我躲在石頭旁與他們繞了一小圈,找到最佳時機跑走...

看準機會了,衝!

我往下狂奔,再次遇到一顆阻撓的大石,只好再花費點時間挪移。

已經把石塊推開,那兩名上級傭兵才傻呼呼的追了上來。

我暗自竊笑了一下,心想很感謝吉娜派這兩個來取我命。

在我前方,看到了一個山洞,躲進去想必是行不通的,我便加快腳步穿越這洞穴,不料一穿過,山洞的入口就傳出了對話的聲音。

「看到了吧! 他逃進山洞了。」

「嘖!他的命真大,竟然還沒死!」

「連我們直屬傭兵都出動了,他沒有不死的道理!」

我的天.....為了殺我,吉娜絲毫不留情,竟然派直屬傭兵來了.....

而且前面沒有路了.....難道天欲絕我.....

但都到這裡了,我沒有理由放棄!

快速思考該怎麼做,腦內所有細胞不斷運作。

有了! 我可以把那邊的石塊推過去造路。但是要快,追兵已經通過山洞了。

還沒有將石塊推到定點,殺手們不斷對我的盾牌猛烈攻擊,轉眼間盾牌就損毀,使用氣修復仍然維持不久,好不容易可以前進了,但無數的子彈已經穿透我的身體。

我的意識逐漸的消失.....

此時我突然想起了這畫面.....

我現在如此悽慘落魄還不是因為妳...

雖然已在死亡邊緣,但我卻沒有任何後悔。

最後,我心一橫,大吼一聲並用盡最後的力量與生命力往前衝...

突然,在我前面出現一人,手無寸鐵的一位中年男子,看來應該不是殺手。

「來者何人?」他這樣問,對著渾身是傷的我感到困惑。

我.....我被傭兵團.....追殺著.....

「傭兵團的追殺令?」

「看你的裝束不也是傭兵團的鷹犬嗎?」

我放走了一個任務目標.....是一個帝國的女人.....

「......」

「為了一個帝國的女人?!」看來相當的驚訝。

之後他沉默不語數秒。

沒想到他下一個回應竟然.....

笑? 他在.....笑.....?

「真是個傻子...居然和傭兵團作對...

「想當年我也是看情字太重,最後才弄得個灰頭土臉...」說這句話時,他的表情明顯感覺低落。

「算了! 沒時間說這些了!」他馬上振作起來這麼說。

「好久沒拿出我的刀了!」

「大石旁有槍,也不知生鏽了沒,你湊合著用吧!」

等等.....他想要擋下所有傭兵嗎?!

這無疑是自殺行為啊!

「先幫你過了這一關再說。」

雖然心裡那麼想,但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覺得他的自信不是沒有理由,

好吧,如果他真擋的下來我也認了。

我一個翻滾,拿起了地上的步槍與彈藥,檢查步槍,雖然老舊且佈滿灰塵,但看來還可以用。

對空揮了一刀,集中精神與氣釋放吸血術,血色的蝙蝠開始在我身邊環繞,我拿著步槍對追兵狂掃,漸漸把失去的生命力補回。

有些傭兵在與那名隱居士戰鬥(叫他中年男子好像不太禮貌...)

被我的子彈命中後便把目標轉向我,但都被隱居士阻擋了。

隱居士的武功非常強,一會兒閃過、擋掉許多子彈,有名直屬傭兵想用雙刃巨斧揮砍他,後退閃過,找出空隙,斬!

殺手們一個接一個倒在隱居士手下,但是傭兵們仍不放棄,抱著視死如歸的精神不斷進攻。

「小子,你不簡單啊!」

「居然讓傭兵團派出這麼多好手!」

以寡敵眾的隱居士身上已經出現許多傷痕,看來傭兵的數量多到他快無法應付了。

這時他卻說了一句話:「小子,站開點! 我要施展大絕招了!」

絕.....絕招?!

難道他到現在都還沒有使盡全力嗎?!

只見隱居士揮了一刀,集中氣準備釋放技能,那是股傭兵之氣,但我猜想他的絕招並非巨人術這麼簡單。

隨後他喊了一聲「九龍閃!」

九條龍就一條一條的從他身上竄出,但從顏色看來不大像天影武士的黑龍波。

我光顧著看那強大的技能,被其中一條龍弄了點傷。

天影武士必須耗掉體內所有的氣才能釋放出一條龍,但隱居士卻能一次釋放九條.....

他.....應該是我所見過最強大的人.....

武功高、能力強、以寡敵眾仍不畏懼,或許用『最強』這個詞還不足以形容他。

近乎所有追兵都被九龍閃吞噬了,但看來後面的傭兵們打算繼續靠人海戰術取下我們倆的人頭。

「追兵太多了...」隱居士的話感覺帶點疲勞。

看來他沒辦法在短時間內再次釋放九龍閃。

他往後走,到房屋旁的坡地,觸發了某樣機關,原本的死路就出現了可推石塊。

「我先擋一陣。」

「你把石門推開,我們要從密道逃走。」

原來早就準備好密道了,我向他點頭表示了解。

我開始推動石頭,看了下隱居士,他的身手已經不像剛剛那樣迅速俐落,看來九龍閃會大幅消耗施術者的氣及體力。

終於把密道開通了

「好! 跟著我退吧!」

雖然隱居士這麼說,但是他周圍的傭兵完全不打算讓他就這樣跑掉,死命的纏著隱居士。

我便先通過密道,然後發現還有一塊石頭,看來是用來堵住密道阻擋追兵。

繼續推著石塊

(哀.....我這逃亡之路到底推了多少石頭啊.....)

密道再次封鎖了,但隱居士還在那應付殺手們,我便跑上高處,持續開槍希望能夠吸引到那些傭兵的注意,但沒有任何用處,他們仍然向隱居士攻擊。

我只能繼續開槍直到子彈用盡,並默默祈禱救命恩人不會因我而死。

「看我的!」隱居士這麼說。

他又再次蓄力,但是看他的狀況應該不可能會再放九龍閃。

步槍的子彈打光了,我便把步槍扔在一旁,拿起口袋的手槍彈藥裝彈,然後抬頭一看.....等等......人呢??

就在我開始慌張的時候,身後突然出現聲音:「小子,快走吧」

咦!!!!! 你怎麼會出現在我背後??

「閃現術過來的。」

明明身上流動的是傭兵之氣,但會使用天影武士的龍波以及皇家騎士的閃現術。

真是深不可測的人.....

我們繼續移動,準備離開怒江上游,經過一番波折,我還能活著真是萬幸.....

「總算是安全了。」

是阿.....要是沒有您出手相助,我可能早已成為一具屍體了。

「你說這是吉娜下的追殺令嗎?」

逃命的時候,聽到兩名上級傭兵的談話,所以應該沒錯。

「嘿,這小妮子也長大了!」

「走! 帶我去見她!」

就這樣,我靠著堅持與緣分逃過了死劫。

※ 遊刊文章內容不代表嘎姆擂台官方立場 分享:

1 則留言:

好文就是要分享

贊助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