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姆遊刊是嘎姆擂台(gamelet.com)提供給玩家們發表論文、分享心得的園地。歡迎玩家們自由投稿,在嗄姆的歷史上留下自己的足跡。

2017年9月30日 星期六

時空奇緣(2) 破壘號角


為了應付突如其來得到的S級任務,我和珀藍跟月夜告別來到了酒吧。

酒吧是一個讓傭兵任務完成後休憩的好去處,裹面提供了很多酒類產品,吸引了很多顧客前往惠顧。換句話説,就是最多傭兵「存在」的地方。

沒錯,就是要進行勸誘傭兵和我組隊刷任務。

儘管我和珀藍的戰力並不遜,但凡事總有誤差,若被王國軍包圍那就萬事休矣。

「你要什麽?」

「一杯啤酒。」

「一杯威士忌。」

「喂等下就要和人組隊,喝烈酒幹嘛。」

「有什麽關係嘛~」她毫不在意地喝著酒,還真是個酒鬼。

「不過人海茫茫,要怎樣找才能有個好伙伴?」「嘛…還要怎找?逐一問吧…」我回答著她,開始望向四方。

「但問題是不能確認他們的質素…掌握不到他們的默契呢…要是能看到就好了。」

像是回應我一般,後面馬上就起了騷動。

「你這傢伙,別太囂張了!」在牆邊的桌子旁,那裡站著一個怒吼著的侍應。

「你才是囂張那個!餸菜都被你弄壞了!」

我望了過去,兩個女孩正和侍應對著槓。

是普通的爭埶嗎?拜托阿,別在這種思考時期給我添煩躁…

「你炒蛋不加蒽油究竟是怎麽回事?給我説清楚。」

欸?

「姐姐,我…」

「不用擔心,這店的蛋竟然沒有下我妹妹喜歡的蔥油,簡直豈有此理。我馬上就把店給砸了。」

我真的有點擔心這妹控的狀況,雖然並不關我的事,但那個侍應差不多爆發了。

「我受夠了!不做你生意呀!滾!」侍應聽到那個女的接連折磨他的原因竟然只是因為蛋不加蔥油,馬上就氣瘋了,一伸手就要來扯她衣領。

年紀較大的女孩站起來,閃身從桌下離開座位,轉瞬就出現在侍應身後,順著他的勢推了他,讓那個侍應一下子跌趴在長椅座位上。

那利落的手法…雖然是女孩子,還挺能幹嘛。

「嘖,居然不給我妹妹的蛋加蔥油,我才不屑光顧你呢!」無視著被自己放倒的侍應,那女子便拖著另一個女孩往門走去。

那侍應身手不差,估計也是個普通傭兵,但那女的居然輕易就將他放倒了。

「…」我從座位上站起來。

「怎麽啦~再和我喝一杯嘛~」珀藍叫住了我。她紅著臉,手還拿著那杯被她喝個精光的威士忌。她已經完全忘記了來這裡的目的了。沒救了呢,這傢伙。

「找到個至少不是新手的人了。我去和她說個話。」我回過頭來:「還有別只懂在那邊喝酒!」


在酒吧旁的一條小巷裡,我和她們二人在那裏對歭,我把原由都告訴了她。

「所以你找我就是為了這件事?」較大的女孩問我。

「嗯,只是組個隊而已,完成之後你和你妹妹能分到一半酬金。應該很優惠了吧。」我回應著。

「欸?給我們一半?你還真恨心呢。」「S級的酬金是A級的四倍。就算沒了一半也還有一倍賺。錢太多反而會討人厭。」我用鋭利的眼神瞪向她:「那麽,接受還是不接受?」

「嗯,成交!那咱們先交換名字。我叫曉晴,另外一個是我的妹妹曉珊。」

「阿,那我叫…」我還沒說完話,曉晴就突然如狼似虎般猛撲向我,同時從身後拔出掛在身後的狼牙棒橫掃過來。我立刻一個後空翻向街口方向躲開,剛才那個地方的一面牆邊立刻就出現了裂痕。

媽的!居然突然襲擊?

我反應過來,抽出短刀,這時曉晴已經雙手握狼牙棒,衝到我面前。

「惡鬼連橫突攻!」

只見她將狼牙棒當成長槍,連續向她前方突刺,氣勢真的如惡鬼般恐怖。

中了這招腦袋鐵定會爆腦汁吧…但她這麼殺過來是有什麽企圖嗎?

我拋開心中的疑問,蹲下身來躲過打來的狼牙棒。

我的武器只是把短刀,不能硬接那把粗大的狼牙棒。而她可能已經注意到我左手有裝備手弩,故意拉近距離不讓我安裝箭矢。但這是一條小巷,狹窄的戰鬥場地無法讓狼牙棒的威力最大化。

「喝!」曉晴稍稍舉高武器,砸向蹲下來的我。

有破綻!

我扭身跳開,趁她無法快速再攻擊的瞬間,立刻用手抓住她的武器,同時一下子就縮短距離,揮起短刀就往她脖子就是一割。

「嗖!」破風的聲音傳進耳邊。

我反射動作側了側頭,一支箭矢就和我擦肩而過。我頓時停下了殺擊動作回眼望去,看見了久久不見動作的曉珊和她的長弓。

可惡!我以為她不參與戰鬥,原來是在等這一刻嗎!

曉晴並沒放過愣了一下的我,迅速給我一踢,迫使我退後幾步。

狼牙棒主力弓箭支援嗎?有點棘手…

我退後幾步,思考對策。

「好!好!到此為止!」曉睛拍拍手止住了打算重振旗鼓的我:「很好的身手,我們就做你的任務合作伙伴吧。」

「啥?那剛才是為了測試實力的…切磋?」我傻了眼。「是阿,如果你弱爆那我們不就糟糕了?那個是S級任務吧?不過現在沒問題了,接下來多多關照~」説完她和她妹就都收了武器,好像沒事情發生一樣。

我無言地站在那裡,「既然是切磋,好歹也報一聲阿。」我低著聲抱怨。


這時的阿爾貝城,有一座非比尋常的建築物。那座建築物並不是普通的住宅或是王國警備用的看守所,是一個大型邸。在那裹面,有個戴著牛仔帽的人在他的辦公室裹看著大堆文件。

「嗯,可以進來了。」他聽到敲門聲後隨便回了一句。

進來的有兩個人,他們進來後,都向坐在辨公桌後的那個人敬了個禮。

「我們回來了,《獵者》大人。」其中一個說道。

「別用稱號稱呼我,叫我邦傑。不過算了。」坐著的那個人抬起了頭:「所以呢?我叫你和哲朗查的東西有了嗎?」

「有了。在這裡。」兩人中較高的一個扔給邦傑一份報告書,道:「接下我們發出的S級任務的是位叫伊龍的上位傭兵,好像並沒在任何十手中擔任副手或直屬職位。」「上位傭兵嗎?是本城鎮排名三十以內才能得到的特別階位…不過這個人竟然沒在和一樣在這座城囤居的六手的手下做事,令人有點在意呢。」

「嘛,不過這樣也可以放心了吧,他不是礙事的六手的手下,那就可以進行【計畫】了。」

「我已經等不及要割人頭了!!」

「哲朗你別整天只想著割人頭啦…」

「是德克你太認真才感受不到割人頭的快感!」

「你們兩個給我安靜!」邦傑用雄厚的聲音鎮住了面臨暴走的兩人。「事不宜遲,你們拿這個去給隊長看,讓他給你調配幾隊傭兵,儘快出發吧。」

「是!我和哲朗二人,必定盡副手之責,不負三手大人所託!」

在二人走後,邦傑看著窗外的風景,從懷裏抽出一包煙點燃了。看著窗外風景吸煙是他人生的一大樂事。但是這時候他並不純粹在享樂。命運的巨輪正如他所料的在運轉著。

他看著前面牆壁掛著的油畫,心中策畫著下一個行動。

上位傭兵…嗎?真是個好素材呢,浪費這麽一個人才,確實有點可惜。明明不多管閒事……就不會被幹掉了。


「什麽時候到阿?這破馬車震得我頭都暈了。」

「很快了,你再忍一下吧姐姐。」

為了在短時間內完成任務,我們租了輛馬車來應付阿爾貝城和烏丹堡壘的長途距離,雖然曉晴拿交通工具沒辦法,但為了趕及太陽下山前整理好攻略計畫,也就只能為難她了。

「你在看什麽?」珀藍看見了在一旁沉默的我。

「阿…在研究著潛入路線,根據要潛入有千個雜兵駐守的堡壘只靠我們四個人的蠻力是不可能的。好像說他們還有重兵器在手。」

「重兵器?難道説神弩已經投入堡壘的防禦上了嗎?」

「是阿,那個武器是運用大砲的原理,將箭從多條管中炸出,做出超高速射擊的效果。」

那件只有在半年前王國軍研發佈會展示過的東西這麽快就投入全國的防禦設施使用了嗎?聽說它射出的箭因為是用了火藥將它炸出,所以它的箭足以打碎木盾。看來有必要避免正面接觸了。

「這個先不提,這種重武器只能在攻城戰產生威力,被對手事先潛入在城牆進行混戰它就只是個廢物而已。」

「那你是説你找到擊破的計畫了?」珀藍一臉期待的目光看著我。

「算…算是吧。」我敷衍著,但珀藍仍然看著我,就像看著神靈一樣。

拜托,別用這種目光看我阿。

我看著那漸變成漆黑的天空,心中的決意就越是加深。今次的對手是王國正規軍,先不説戰鬥力,組織能力也會在昨晚的那群警衛部隊之上,沒詳盡計畫是不可能侵入的。

「雖然不知道行不行,就讓我挑戰一下吧!」我默默在心中説著,握緊了拳頭。

「到了。在這裏停下吧。」駕著馬車的曉珊向後面道。「另外,這個是伊龍你要求的望遠鏡。」説著把望遠鏡遞給了我。

「謝謝了。」我接過後,用繩鈎爬上了一棵樹,在望遠鏡狹窄的視覺範圍裡,我隱約的看見樹海之間兩只小旗。

(應該就是用來通風報信的哨塔吧…有哨塔是理所當然的,但不知望遠鏡能不能看到堡壘的防禦呢?)

我將望遠鏡視覺範圍從小旗那邊移了開去,但可能太遠,我只看到矇矓的影像。

「城上有四至五個沒在動的大東西,是那些神弩或大砲嗎?不過神弩還真少呢…是因為新開發的關係嗎…」

我自言自語地沉思著無關的問題,直到珀藍對樹上發著呆的我大喊才回過神來。

我從樹上攀下來,對著眼前的三人低聲說道:「先不說什麽計畫,首先要整理自己的武器搞定那兩座哨塔。速速搞定之後回到馬車集合。」我頓了一下,在最後補上一句:「隨便抓一人作情報之用,其他的別留活口。」


天空漸變黑漆一片,這時的哨塔卻顕得十分熱鬧。七個哨兵正在哨塔底下面圍著火堆坐著。

「今天也是沒敵軍入侵呢~」一位哨兵吸著煙朝著天道。「就是因為沒敵軍,我們才能這麼悠閒嘛!」「我給了那個彼特長官一點好處,我保證很快就能做騎士了!」「嘖,我有飯就行了,這不是做王國軍的真諦嗎?哈哈哈!」

「話説我們這樣真的行嗎…這樣鬆散的話敵人也能輕鬆幹掉我們吧。」因為過於悠閑,其中一位帶著白色頭巾的新兵表示了擔心。

「放心,我們有個人在塔上看哨,沒問題!」

雖然是戰亂時期,但是烏丹堡壘屬於東面地帶,沒什麽外敵,最多只有盜賊之流,因此看哨的工作對烏丹堡壘的王國士兵來説是件輕鬆的事。

雖然只有一刹那,在火堆旁坐著的白巾新兵聽到了一聲巨響。

他嚇了一跳,但回望其他人,卻無人有任何反應,還是一如既往的吵鬧著。

白巾新兵向哨兵們説了聲後,往聲音的來源走去。他走過轉角位,眼前的驚人景象展現在他眼前。

那是一具慘不忍睹,血肉模糊的王國軍人屍體。他的額頭上插著一支箭。

是從塔上中箭摔下來嗎…!

在他意識到發生什麽事之前,他就被某人用快拳砸暈了。


「敵…敵人太強了…阿!」哨兵們一個接一個的倒下。

面對著突然出現的我和珀藍,原本吵著的哨兵們急急抄起武器倉促應戰。本來覺得是場壓倒性的戰鬥,但看到前排的三個人被我們迅速擊倒後已沒剛才的閑情逸致。

「我幫你刷時間,你回去報信!」剩下的兩個哨兵有一個開始往回跑,想回去報信。

「可惡!別給我跑!」我立刻用手弩連射五發,但可能因為太緊張都射空了。

「你休想再射!」似乎看到我想幫手弩重新裝箭,那個留下的哨兵拿著長矛衝了過來。

「那個人交給我吧,冒失鬼伊龍先生~」珀藍拿著他的長槍向逃跑的哨兵跑去。

就像不等我反駁,那個衝過來的哨兵將槍貼向自己,猛的給我一刺。我用刀架開後給他一踢,然後趁他失去平衡時割斷了他喉嚨。

我重新抬頭看她,看見她兩手空空跑向被長槍穿洞的背兵。

「你剛才…用投槍了吧?」

「阿…是阿,很久沒用嘛…」她笑嘻嘻地回答。

「你這傢伙!投槍如果丟不中會很危險,你又只有那個武器,不到最後也別丟出去!想沒命嗎!」

「阿…下次不會啦,話説你發這麽大脾氣幹嘛呢?」

「誰…誰知道。」我轉過頭去。

之前我偶爾也會對她發這麽大脾氣。我這麽著急是怎麼回事?明明不關我的事。

「怎麽了伊龍?臉很紅喔。」

「沒事啦!」


「還真慢呢你們。」我們回去的時候,曉晴和曉珊兩姊妹已經在馬車邊等我們了。

「沒辦法,發生些小失誤。」我接著說:「不過我在某個小兵身上查到些東西。他們每四小時換哨一次,另外他也好像無意中聽説過堡壘堡主説過前五手的事。」我指了指在我旁邊還沒從我的手刀醒過來的白巾新兵。

「那還真是太好了。想不到區區新兵也能知道這麽多。相反我們這邊的騎士先生就有點不給力呢。」曉晴一副沒趣的樣子指著那邊被綁著的騎士。

「總之,你應該也得到他攜帶的簡便地圖吧。這可是每個騎士必需攜有的預設裝備阿。」「嗯,我將它帶過來了。然後下一步就是破門而入?」曉晴已經舞著狼牙棒,彷佛就想找個人砸一下的樣子。

「不不,那個堡壘太硬了,就算發動突擊,我們也未必會有優勢…來,這裡的衣服給我穿上。」我邊說邊遞給他們從哨兵身上拉下來的王國軍服:「接下來的潛入計畫聽好了。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喂!我們是哨兵一隊!有情報告知!開門呀!」

我們正站在烏丹堡壘外。依著伊龍所説,我們讓我和伊龍抓到的白巾新兵站在我們前頭,和城壘上的守兵交涉。

「真的沒關係嗎?那個小兵要是説破我們就要受箭雨洗禮耶。」一直沒有從暈車狀態恢復過來的曉晴道出了她心中的疑問。「沒問題,你們看著就好。」我回答了一句。雖然我也對新兵有懷疑,但伊龍應該也有他的主張,我是明白的。

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相信我的老戰友…不,朋友,然後將成敗交託於虛無的命運。

不一會兒,城牆上的守兵應答了一聲。接著城門「嘎」的開了半邊。呵,還真的給伊龍猜中了。

「説起來,伊龍你威脅那個新兵而不威脅另一個我們抓到的騎士做開門木偶,是偶然還是…?」曉珊問道。

「只是常識啦常識。如果我們威脅曉晴他們抓到的騎士來勸守兵開門,他可能會因為騎士榮耀什麽的就把我們供出去了。普通士兵是從平民徵調出來的,混在軍隊裡也只是為了混飯吃,比較能屈從我們。」伊龍向她解釋。「嘛,就算敗露了他的隊友也救不了他。我想這點那個新兵自己也一清二楚吧。」

由於白巾小兵離我們最近,萬一他真的在堡壘的守衛隊前大喊告密,我們輕易就能把他擊殺,他好歹也有人類智商,應該不會這麽做吧。

不過這次總算賭對了。

我們在門衛帶領下通過了堡壘的大門。伊龍向我打了個手勢,指示我和他到軍營那邊。

「且慢。」一把聲音叫住了我們。

「什麽事,沙克隊長大人?」

門衛用著尊敬的字眼稱呼著他。他應該就是守衛的隊長吧。

「你們這群小兵這樣就想走了嗎?一點禮貌都沒有…你們哨兵編隊號碼是什麽?我要向你們長官説説話。」那個叫沙克的中年男人現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

看來要搞砸了。這裹還是有精明的人在嗎…

哨兵編隊號碼只有哨兵本人才知道,而且也不是什麽只要胡亂猜想就能曚混過去。我們計畫的缺漏就這樣被將死了。

「喂!長官問你呀!快回答!」

事到如今,偽裝已經沒用了。

要怎麽辦?

「喔,不用著急…我會回答的。我的哨兵編號是…」

我和伊龍得出了一樣的答案。

「C8763啦!」伊龍喊著從某部小説得到的號碼抽出了刀,劈下了那個沙克的手臂。而我也一矛插中了身邊那個門衛的心窩。

「跑起來!別轉頭!直接跑去堡主臥室!」伊龍邊説邊跑向通往前面軍隊倉庫的的分叉路轉角。

「痛阿…!快來人,有賊人阿!」斷了一只手臂沙克的喊聲響徹著每一個角落。

沒錯,計畫全部失敗也不代表任務的失敗。要做的只有一個。

殺出一條血路!

就這樣,堡壘的潛入戰鬥揭開了序幕。


下一集催稿中
※ 遊刊文章內容不代表嘎姆擂台官方立場 分享:

3 則留言:

  1. 【未成年勿加】🔞🔞🔞
    聯絡方式🎈line:998eva🎈skype:gyh26556🎈VIP專線:0985442xxx
    高檔外送茶妹+line:998eva
    🎈天天平價約正妹+line:998eva
    🎈臺灣找小姐+line:998eva
    🎈臺灣最大外送茶莊+line:998eva
    🎈臺灣最有誠信外送茶莊+line:998eva
    🎈全台外送:臺北 臺中 高雄 新竹 彰化 南投 台南 桃園
    🎈全套服務:無套→中出→無套口交→口爆→顏射→肛交→奶炮→清水摳...
    🎈技術顏值實力派:性感空姐💋淫蕩小護士💋麻辣教師💋童顏巨乳
    混血美女💋甜美主播💋學生妹💋大學校花
    車展辣妹💋酒促小姐💋幼教老師💋美女模特
    電玩美女💋撞球甜心💋熟女人妻💋狂野辣媽
    外拍麻豆💋性感OL💋淫蕩秘書💋售樓正妹
    檳榔西施💋美女主播💋品牌專櫃💋三線藝人
    😘新客戶加入優惠:⬇️⬇️
    ①約妹送情趣用品/內衣+送玫瑰

    ②約妹直接升級VIP/VIP升尊貴VIP

    ③約妹后每天送妹妹自慰影片

    ④約妹加節可NS

    ⑤約妹達到限定次數可半價優惠

    ⑥特殊服務

    ⑦約妹加入色羣可與兼職妹妹視訊

    接受貨幣:台幣 人民幣 美金 港幣

    ☀️ 好康優惠隨你選:
    💦北部消費滿5k可買3送1 滿7k買2送2 滿9k買1送1
    💦中部消費滿4k買3送1 滿5k買2送1 滿6k買1送1
    💦南部消費滿5k買2送1 滿6k買1送1
    💦新竹消費滿7k買2送1 滿8k買3送1 滿9k買1送1
    💦彰化消費滿4k買3送1 滿5k買2送1 滿6k買1送1
    看到妹本人滿意再現金交易,不轉賬,不匯款,不買點數,誠信服務
    更多資訊賴上詢問>>>
    約妹聯絡方式🌷line:998eva🌷skyp:gyh26556 🌷VIP專線:0985442xxx

    臺北外送茶莊找援交妹打炮愛愛加line:998eva
    高雄外送茶莊找援交妹打炮愛愛加line:998eva
    臺中外送茶莊找援交妹打炮愛愛加line:998eva
    新竹外送茶莊找援交妹打炮愛愛加line:998eva
    彰化外送茶莊找援交妹打炮愛愛加line:998eva
    台南外送茶莊找援交妹打炮愛愛加line:998eva

    回覆刪除

好文就是要分享

贊助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