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姆遊刊是嘎姆擂台(gamelet.com)提供給玩家們發表論文、分享心得的園地。歡迎玩家們自由投稿,在嗄姆的歷史上留下自己的足跡。

2016年12月12日 星期一

《喋血末班車》駕駛員回憶錄

《文/Godlinker

那時,正值日緣時刻,三顆太陽在地平線上若隱若現,刻畫絢麗的日出光影。

我踏入應山總站,準備例行勤務。

俊美的應中生著旗聯藍制服,側背深黑提包,從人群中呼嘯穿過。

落地窗外,隱隱可見那鑲著鈷鋅鑽的大門。遠方,應山高中燈火通明,山間高樓中,無數人承載希望開始一日作息。

「那是旗聯數一數二的明星學校,而孩子正在此就讀。」我驕傲地想;但是,目前並沒有閒隙探望。

我將與副座共駕高鐵列車,沿磁浮紅石軌橫跨整個旗凌聯邦。


這時,警報聲突兀地響起,如鋒刃劃破一片寧靜。

「應山旗,生化武器攻擊,特級警報。請立刻撤離此處。」

打開手環螢幕,強制顯示的緊急新聞悚目驚心。

這是一場外域人對旗聯人發動的永次八法,在我的母界中,人們稱此為恐攻。

懷著強烈仇恨的學生與師長自我注射屍毒,化為毫無人性的喪屍;此刻,它們空虛的腦中只有唯一迴路:「吞噬眼前所有生命。」


我知道,各個界域中維持秩序的方式大相逕庭,但旗凌聯邦是最恐怖的一種。

此處,有最泯滅人性的永次八法,也有最違逆人權的兆年之刑。但在兩者制衡下,犯罪比例卻遠比我的母界少。

屍毒攻擊算是例外。化為殭體後,本魂即歸於高維,不用擔心禁錮於體內折磨的各類凌刑。

人們可以用箔場防止武械與爆破的傷害,但對於最原始的尖牙利爪卻沒有任何辦法。

而必須要多人同時發動,屍毒才能有效地擴散。是何種怨念帶領如此多人走向絕路?在旗聯,這將永遠是未解之謎。

時間所剩不多,我趕緊步入駕駛座,打開操作介面。每拖延一刻,屍毒入侵密閉空間的機率就越高。

我在腦中計算著各類變數,得出承受風險與拯救人命的域值。閥間一到,我即關閉車門,發動引擎,任列車呼嘯而去。


殭嘶與人嚎從對講機傳出,我立即體悟發生何事。

百分之十七的機率,不算多,也不算少;我盡力依循數學規律拯救每一個人,在平行世界理論中,獲救的總人數是最高的。

我絕望地想著解救自己的辦法,聽著門外傳來的響聲,卻只能得出無能為力的結論。我並不懂如何使用武械。

應山與央城間路軌完全由高架橋與隧道構成,貿然停車只有死路一條。

往後有何種發展由概率雲所影響,幸運的話,可以在旗聯中央總站與幾位乘客逃離車廂。

在母界,原本我信仰喜於以固執價值觀霸凌他人的宗教,但於旗聯所識已推翻所有神鬼之說。

「一切都只能交給宇宙。」這是每場意外中,唯一能得出的結論。


光暈同人任務


《喋血末班車》
任務代碼: 266467
※ 遊刊文章內容不代表嘎姆擂台官方立場 分享:

1 則留言:

  1. 贊!!!雖然不知道有木有下集,但依然期待><

    回覆刪除

好文就是要分享

贊助廣告